千千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陆地键仙在线阅读 - 第1206章 有难同当

第1206章 有难同当

        “好。”祖安正有此意,这件事传扬出去,不仅影响燕雪痕的名声,自己也不好面对初颜等人。

        很快两人陷入了沉默。

        看着燕雪痕蹙眉忧愁的样子,祖安有些歉疚:“燕姐姐,我一定配合解决这件事。”

        两人这种关系,一口一个观主或者前辈未免怪怪的。

        “姐姐?”燕雪痕秀眉一挑,“不管是初颜的关系,还是我之前传你《太上忘情篇》,你喊我一声师父并不吃亏。”

        衣柜中小白和小青吃了一惊,这女人竟然还是祖大哥的师父?

        师徒之间可以有男女之情么?

        人类社会如此乱么?

        祖安答道:“毕竟没有真正拜师,喊你师父未免会将你喊老了。要是你觉得姐姐不够尊敬的话,要不喊你姑姑吧?”

        燕雪痕一怔,总觉得对方的眼神中有一种莫名的期盼与热切,仿佛很希望她答应一般。

        “算了,暂时还是喊姐姐吧。”燕雪痕弄不清他的想法,觉得还是姐姐更好听点。

        “哦~”祖安不禁有些失望,她白衣胜雪,平日里冰冷的气质和小龙女还挺像的。

        燕雪痕忽然开口道:“你说一定配合我解决这件事,可要是这件事永远无法解决呢?”

        这个问题倒是把祖安难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燕雪痕幽幽一叹,到时候还能怎么办,只能回白玉京闭关,一辈子不再见他,相隔千山万水说不定能斩断情丝。

        不过心中还是相当不爽,为什么是自己一个人遭殃?

        要是真到了那个地步,一定要让祖安将这技能用在云间月身上,让她也体会到我的痛苦。

        想到到时候云间月样子,她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祖安看得一呆,燕雪痕因为性子太冷的缘故,平日里总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比当初楚初颜还要冷上三分,基本上很少有笑容。

        可她一旦笑起来,当真是有如冰雪初融,百花盛开,美得不可方物。

        注意到他的眼神,燕雪痕心头一跳,紧接着马上有些恼怒自己的反应。

        都不知道是真实的羞涩还是因为对方那情比金坚的效果。

        嗯,肯定是情比金坚的效果!

        看到她那生气的样子,祖安轻咳一声:“姐姐能不能接着帮我涂一下药膏?”

        燕雪痕都气乐了,这家伙真是神经大条啊,这样都还有脸让我帮他涂伤药?

        不过想到他的受伤自己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犹豫了一下还是板着脸在他旁边坐下,用手指抹上一坨药膏,狠狠地按在了他伤口之上。

        “嘶~姐姐轻点轻点。”祖安龇牙咧嘴,这女人下手是真狠啊。

        看到他痛苦的模样,燕雪痕抿嘴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不过很快掩饰过去:“男子汉大丈夫这点疼都受不了了。”

        虽然这样说着,她的动作还是变得轻柔起来。

        抹着抹着燕雪痕的脸渐渐地红了起来,她这辈子什么时候和男子这般接触过。

        之前祖安替她疗伤,好歹也是穿着衣服的。

        现在隔得这么近,都能闻到对方的阳刚气息,感受到他肌肤散发出的丝丝热力。

        情比金坚又起作用了!

        来自燕雪痕的愤怒值+111+111+111……

        她正要说什么,门外忽然又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阿祖,你睡了么?”

        燕雪痕吓了一跳,竟然是云间月。

        要是她进来看到两人一起呆在床上,祖安还脱了衣裳,两人肌肤相接,虽然是在敷药,但是以她对云间月的了解,肯定会编排一些难听的流言,指不定将来还会让魔教的人帮忙散播。

        “没有。”祖安下意识回答。

        燕雪痕刚想阻止已经迟了一步。

        云间月笑了一声:“那开门吧,有话和你说。”

        “好啊。”祖安看了燕雪痕一眼,正想让她去帮忙开门呢。

        谁知道对方仿佛受惊的兔子一样瞬间站了起来:“不要告诉她我在这里!”

        然后慌慌张张跑去找躲避之处,她扫视一圈,下意识也选中了那硕大的衣柜。

        结果刚一开门,和里面的小白、小青面对面,若非燕雪痕是大宗师心态非凡,恐怕已经当场吓得叫了起来。

        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凝滞!

        燕雪痕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躲着其他女人,而且还是两个!

        那岂不是两人刚刚的事情全被人看见了?

        两人说的那些话也被听见了,情比金坚这些事也暴露了?

        想到这些,燕雪痕一张脸涨的通红,差点没有气晕过去。

        来自燕雪痕的愤怒值+444+444+444……

        她现在杀了祖安的心都有了,不过云间月随时都会进来,她现在没功夫找他算账。

        将衣柜重新关上,她急忙躲到了一旁的屏风后面。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云间月咦了一声:“原来你门没关呀,不早说,害得我在外面等了……这么久。”

        说话间忽然注意到了祖安光着上身坐在床上,不禁脸色微红,不过很快掩饰过去:“你这是在干什么?”

        祖安答道:“之前不是受伤了么,正在运功疗伤呢。”

        “运功疗伤就疗伤,你脱衣服干什么呀,”云间月脸色古怪,又回想起之前他和金乌太子战斗的场景,“你这家伙真有暴露狂的癖好?”

        屏风后面的燕雪痕嘴角微微上扬,心想骂得好。

        祖安:“……”

        他只好解释道:“我身上不是也有很多伤口么,不脱衣服怎么涂药呢,你来得正好,快点来帮我。”

        燕雪痕笑容顿时僵住,刚刚还让我帮你涂药呢,转头又喊其他女人帮你涂?

        敢情是个公共马车,人人都可以上?

        来自燕雪痕的愤怒值+574+574+574……

        藏在柜子里的小青更加郁闷,明明是我先来的!

        药也是我拿来的,刚刚让燕雪痕帮忙涂也就算了,现在又喊另一个女人来?

        来自小青的愤怒值+555+555+555……

        看到后台源源不断的愤怒值,祖安简直是头皮发麻,可事到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总不能和云间月说刚刚是别的女人在替他敷药嘛。

        这个燕雪痕也真是的,我明明在替你擦屁股,结果你反倒来怪我。

        “臭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竟敢让我给你敷药?”云间月冷哼一声,“不过念在你之前帮我好好教训了那金乌太子一顿,本座就大人不记小人过。”

        说完后来到了他身边坐下,想必燕雪痕的羞涩她要大方得多:“哟,身材不错。”

        祖安有些郁闷:“前前后后好几次被你看光了,感觉亏大了。”

        云间月似笑非笑:“怎么,难不成你还想看回来不成?”

        祖安沉声道:“我不像有些人那么小气,要是能看回来自然就觉得扯平了。”

        屏风后的燕雪痕有些牙痒痒,这小子不就是在说她么。

        啪~

        云间月直接一巴掌拍在了他背上:“臭小子,你是活腻了么,换个人在本座面前说这样的话,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祖安反倒笑了起来:“那看来教主姐姐确实把我当自己人嘛。”

        “你这小子倒是很会给自己贴金,”云间月笑了笑,一边拿着五芝百花膏给他伤口敷药,看着他背上的痕迹,一边惊讶地说道,“咦,之前是谁给你敷的啊,似乎还挺细心的啊。”

        屏风后的燕雪痕一颗心立马提了起来。

        “当然是我自己敷的啊,”祖安答道,“难不成还是燕雪痕啊。”

        燕雪痕有些牙痒痒,这小子完全就是在作死边上游走。

        “切,那冰石女会替男人敷药,那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云间月切了一声,两人斗了这么多年,对她的性子还不知道么。

        屏风后面的燕雪痕有些不满,自己的形象有那么不堪么。

        衣柜里的小白和小青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了对方心中的疑惑,这两个女人和祖大哥的关系,怎么这么奇怪?

        云间月手指滑过祖安那光滑却充满爆炸力的肌肉,脸蛋儿也渐渐有些红了,急忙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有没有看到那冰石女啊?刚刚我去找她,结果到处都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