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织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以后可得悠着点

第四十七章:以后可得悠着点

        就在众人感到诧异之时,贺飚说着便从怀中取出一封书函,双手呈上,道:“启禀大帅太夫人送了封书子来,您一看便知!”

        张成芳走上前接过书函送至张诚身前的案几上。

        张诚也在心中疑惑,自己离了北路也才两个多月,会有何事发生呢?

        他从案几上拿起书子,拆开细看,不由一阵放声大笑起来。

        众将官都在疑惑他因何发笑,就听张诚兴奋的说道:“哈哈哈。二夫人有喜了,连小柳燕这妮子也游戏啦?’

        大帐内众将齐刷刷起身离席,来到中间空处,纷纷俯身跪拜:“末将恭喜大帅,为大帅贺喜!”

        在众将的恭贺声中,张诚也在暗思:自己这是咋啦,原本就只一个儿子,后来想要个女儿,好几年都怀不上。这咋到了大明,竟突然之间生精虎猛,身边女人一个接着一个有喜。

        看来,以后自己可得悠着点了!

        崇祯十四年七月二十六日,入援大军次第开拔,沿辽西大道浩浩荡荡的往松山堡方向进兵

        先锋官辽东总兵刘肇基率部在前,其后间隔约十多里是策应总兵杨国柱部,再后才是余下诸镇兵马。

        洪承畴偕同总监军张若麒率领大批文武要员,在近万名督标营的步骑精兵的护卫下,从宁远出发,吴三桂也领一群留驻宁远的文武诸官将出城,为其送行。

        宁远距松山堡是一百里多一点的路程,而距宁远中左所驻地塔山堡则是近六十里的路程,这一段较为平静,连鞑贼哨骑都很少见到。

        虽是如此,但大军行进中依旧十分谨慎,辽东总兵刘肇基的前锋队伍,距策应总兵杨国柱的路程,相距一直保持在二十里以内。

        而杨国柱所部的兵马,距离后阵大队又是相隔在三十里以内,如此,大军缓缓慢行,彼此间相距都只在一天路程之内,若骑兵快行,也就是一、两個时辰的事情。

        一旦遭遇敌袭,只要不是被一战冲乱击溃,只要坚守一日以上,各部军马之间便可快速支援,尽可在一、二日间汇合一处,共抗强敌。

        即便是遇到敌军主力,以前锋与策应兵马的力量,至少也可原地结阵坚守,为主力大军争取一日时间,重新结好阵列,与奴一战。

        在辽西大道上,操着各种口音的军士结成一个个军阵,不断前行,宛若一条鲜红的长龙,前后绵延竟达百多里远,滚滚向前。

        各军随行都有不少辎重,而中军大部队的后面,更是无数的民夫、杂役,运送着大军的粮秣物质,各样驴车、马车、骡车、独轮车都有,甚至还有骆驼和挑夫等等,密密麻麻的望不到尽头。

        大道之上,更不时可见哨骑往来奔驰,前方所探军情,每一个时辰便要通报一次,穿着青绵布齐腰甲,戴明盔,挂令牌、持令旗的旗牌官也是来回奔策,不断确认着各部兵马的位置和状况。

        前方情报不断传递,刘肇基已领前锋兵马过了高桥堡,正在往杏山方向边探边进,在这里,也开始遇到一些鞑虏哨骑的拦截与骚扰,均被前锋大军派出的击溃,共计斩首奴贼七级。

        杨国柱的策应兵马也过塔山堡,他派出的千余精骑在前锋刘肇基部周围卫护,协助他清扫前来袭扰的鞑虏哨骑。

        这一日,辽东总兵刘肇基突然传来塘报,发现鞑贼正红旗、镶红旗马步万余人,内披甲奴约数千人,正备盾车、长梯,在猛攻杏山城堡。

        坐镇杏山的松山防营副将夏承德已连派两拨精骑,前来向刘肇基部急切求援,势甚危急刘肇基特向中军请示,可否前往杏山应援,据塘报言,未见鞑军攻城阵列中有红夷炮车出现。

        中军阵列内,洪承畴稍加思考后,即派令兵传告刘肇基,若鞑贼披甲奴确是只数千人,可领军前往应援,但需广布哨骑,以防虏贼在杏山四处设有伏军。

        另外,命策应总兵杨国柱部加速进军,该部骑兵不可参战,沿大道向松山方向摸索前进,以护杏山侧翼,其步兵可参与救援杏山之战。

        刘肇基所部约有一万二千余人,汰去老弱与杂役约三千余,剩下八千余兵马中有骑兵三千,他们的装备,冷兵器多选用马刀、镗钯、骑枪、斧锤等骑战兵器,而也有近半骑士使用三眼铳的。

        他们所用的三眼铳,其铳身外都加打了铁钉尖刺,燃放后可直接用来擊敌,有若三眼狼牙棒一般,面對身披重甲的奴軍,有时竟比刀棍还好用些。

        还有两个步营,人数各在二千五百左右,每营又各有八十辆战车,每车配兵二十名,分为奇正二队。

        这些战车几乎全是二轮轻车样式,车前和侧面皆有遮牌,车前牌下更有长枪数根探出,可拒战马冲撞,车上多为火箭、小佛狼机等火器。

        辽东各军中的步兵多喜用百子铳,其有若大号的虎蹲炮与九头鸟,内可盛小铅子数百枚,打射距离约为一百五十步左右。

        不论多厚实的硬板及甲胄都难以抵挡其威力,所以,刘肇基麾下的步军中,还装备有大量的百子铳,除去炮手与随车铳手,余下步卒也是使用火箭较多,辽东各军中很少有用鸟铳的。

        刘肇基本就是沙场征战经年的老軍伍,搏战技艺娴熟,马上马下,都是了得,还可左右开弓,凭一口气射出多箭,颇为悍勇。

        而且,他也是出身辽东将门,世袭的指挥佥事,现又为辽东总兵,往日驻地也多在松杏二堡之间,从他内心来说,是很想救援杏山堡的。

        再者说来,刘肇基更加渴望立下军功,他虽然身为辽东总兵,本部兵马东拼西凑也只一万余人,内里能战之兵不过八千之数。

        而新任宁远团练总兵吴三桂,麾下可战辽兵竟已有二万之众,内中只强悍家丁就有二千余人,比自己的家丁多了一倍有余,更是深得蓟辽总督洪承畴的器重与赏识。

        试想,如果自己再不表现一下,拿些军功在手,这辽东总兵之位怕是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