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织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不合常理啊!

第四十九章:不合常理啊!

        “敢有畏葸者,不听军令者,立时严惩不贷。”

        刘肇基营中各级将官声声喝令,军兵士卒们也各自严守本阵,静待对面的鞑贼缓缓逼来,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他麾下的许多士卒都是有多年作战经验,无论是征战流寇,还是在辽东与鞑虏都打老鼻子仗了,虽眼见奴贼大部渐渐逼来,却并不特别慌乱,大多神情沉着,只是喘息之声变得粗重起来。

        “嗵!”

        就在鞑兵逼近到三百步的距离时,忽然,中军处一声号炮响起!

        作为一镇总兵的麾下,观看旗号,倾听号令,对于军中将官旗手并非难事,无数的旗手官将立时转头看向山顶,等待着主将的下一步军令指示。

        这时,建奴军阵后激昂的战鼓陡然响起,无数鞑兵也开始用鞑子话大声呐喊,密密麻麻的盾车也开始加速,其后面无数旗帜迎风飞舞,他们发力向明军阵地急冲而来。

        辽东总兵刘肇基魁伟的身形策在战马上,他披着厚实的铁甲,沉脸凝视着对面的鞑贼军阵,迟迟不下号令。

        无数明军士卒都望着自己的队官,而各将官又都神情紧张的注视着中军位置,焦急等待自己的命运,等待着大军命运。

        密密匝匝鞑兵盾车冲到两百步距离时,忽然,中军旗号一阵急点,一声凄厉的天鹅声远远响起,渐渐传遍整个明军阵线。

        “轰轰轰

        明军的战车阵列铳炮齐鸣,黑火药燃烧产生出大量浓密的白烟,不断向上升腾,在烈日阳光的照耀下,立时弥漫了整个步营阵线的前方。

        大小炮子轰射而去,一时间,“哗哗啪啪”击破盾车的声音大作,间夹着一处处血雾腾起,不断有受伤的鞑兵惨壕哀鸣。

        迎面不断推来鞑贼盾车,被佛郎机的弹丸打得木屑横飞,许多盾车前方的木板上都满是被击穿的孔洞。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一辆鞑贼盾车的前方遮板突然炸裂开来,铁球弹丸洞穿遮板后继续向前翻滚飞去,两个清兵的头颅直接被击中,登时碎裂,浆液四溅。

        盾车被击中、击穿的声音此伏彼起,藏身其后的鞑兵也多有被击中者,一时间,哀嚎惨叫不断,碎肉血雾四下喷溅。

        而高速运动的弹丸,击打在遮板上之后,还产生出大量尖利的木头碎屑,也以极大的速度向四周飞射,对盾车周边的鞑兵们造成了二次伤害

        这些藏身盾车后的鞑兵,多是些轻甲弓手,或是未披甲的旗丁、包衣奴才什么的,他们的防护力都是不足。

        激.射而起的尖利碎屑,有若劲矢般四下飞射,他们周身满脸都是尖利碎片,或是刺中,或是划破,立时血流如注。

        很多人都抬手捂在头脸上,不可名状的哀嚎惨叫声声传来,有些甚至已经跪在地上痛不欲生的痉挛颤抖,不停抽搐。

        明军步阵前方战车的第一层射击,佛郎机都是打射一斤或两斤的弹丸,这些佛郎机炮,几乎都瞄准了盾车,且是放平了打的。

        鞑贼盾车但凡被击中者,不论其前方的遮板多么厚实,即使上面铺了皮革、棉被,也是一打就出来一个大洞,很多护板遮木更被打得残缺不全,碎屑飞射,盾车后的鞑兵弓手更是非死即伤,一片狼藉。

        明军阵地上天鹅声喇叭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是百子铳与小佛郎机齐发,大量一斤或五两的弹丸,还有密密匝匝数不清的铅子从铳炮口中咆哮而出。

        轰..轰.砰..砰....轰...嗵...轰

        明军阵列前方战车上的大小铳炮一阵怒吼,一片片火光不断闪现,伴随着大股大股的浓厚白烟瞬间腾起,向上、向四周飘散。

        从刘肇基所在的位置往下看去,战车阵列似乎已整个都被烟雾笼罩起来,呛人的硝烟味道,已隐隐传到他的鼻中。

        刘肇基又转头望向前方鞑贼阵地,大批的盾车顷刻间就变成了一辆辆废车,百子铳一铳可盛装铅子过百,十铳就过千之数,百铳那可就是铅子一万余枚

        而刘肇基所部的战车过百,配备的百子铳尤多,与佛朗机炮配合使用,可笼罩左近周边近千步范围内的战场。

        过万的大小弹丸激.射而去,无数的盾车前方遮板被射穿,既是上面加装了皮革与厚厚的棉被,也无济于事。

        咔咔咔咔咔

        密如雨点般的声音中,盾车碎裂,棉絮纷飞,盾车后也是阵阵血雾激起,那些轻甲弓手,无甲的杂役、阿哈们,一波波如割草似的栽倒在地上。

        不同大小的弹丸铅子激.射入鞑兵体内,在他们的身体中四下横冲直撞,将内脏胸腹快速搅个稀巴烂。

        许多鞑兵以各种姿势倒地不起,纷纷捂着胸口或是肚子,望着眼前流淌的鲜红浆液,以及破肚而出的大肠小肠,发出非人的惨嚎悲鸣声。

        看鞑贼前沿阵线大乱,盾车纷纷栽倒,鞑兵伤亡众多,辽东总兵刘肇基的脸上展露出笑容,军功到手了。

        刘肇基嘴角上斜,心里说道:“这先锋官值了,咱老子拿到这第一份军功,众将不会小瞧咱,在督臣跟前也有了脸面。”

        鞑贼共推出数百辆盾车,其中只有前面的百余辆,打造还算是比较精良,不过,在佛郎机炮与百子铳的连番轰击下,至少毁去近百之数,余者也多是伤痕累累。

        而且,他们在明军猛烈的炮火轰击下,失去遮掩的鞑贼轻甲弓手,以及那些负责推车的杂役、阿哈们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犹犹豫豫的再不敢上前。

        突然,辽东总兵刘肇基的眉头就深深皱起,在心下暗暗嘀咕道:“不合常理啊!”

        原来是后面的鞑贼,在重甲锐兵们不断压迫催逼之下,趁着己方步营正被铳炮发射腾起的烟雾所笼罩,发力推动后方那些相对简陋的盾车,尖声嚎叫着疾冲而上,已快要进入百步之内了。

        今天,对面这伙鞑贼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同于寻常,按理,仗打到这个份上,他们早该溃败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