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随身携带一座水族馆在线阅读 - 第183章 四脚吞金兽?脑袋瓜都嗡嗡的

第183章 四脚吞金兽?脑袋瓜都嗡嗡的

        将未来号开进东海的专属经济区,时间到了晚上七点。

        秦风看了眼水箱内几十条金枪鱼,于是选了条两条重量达到了两百斤的大眼金枪鱼和两条同样重量的黄鳍金枪鱼

        杀鱼放血,在两条大眼金枪鱼上取了五斤左右的大腹肉,然后切了一斤晚上加餐,等下的便都放进了冰箱。

        至于黄鳍,味道一般,就算了。

        接着,秦风来到前甲板的位置,看了下小虎如今的信息。

        [学名:虎鲸(小虎)]

        [体重:3.8吨)

        [体长:7.36米]

        [亲密度:87]

        [特点:高智商]

        [特殊情况:已怀孕(十八天)]

        是的,秦风舍得拿金枪鱼投喂的主要原因就是小虎怀孕了。

        宠物在水箱内似乎不用吃饭也能一直生存下去,但他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是如何的。小虎已经怀孕了,不吃东西的话,会不会营养不够?

        这些他都不知道,所以现在每天都会放出它们,有时候让它们自己去捕猎,有时候心情好,也会用金枪鱼来投喂。

        原本大虎小虎去南极,就是准备生宝宝的,只是发生了伙伴被捕杀的事情,因此没来得及

        后来被收进水箱,感受到了环境的适合,这俩虎鲸就开始造起了小生命。

        这让秦风不由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得努力点,来一只四脚吞金兽了?

        其实他前段时间也很努力的练习打靶,但蒙着眼打,就不太知道命中率如何了。

        摇摇头,将四脚吞金兽的事情先放一边,他把大虎小虎召唤出来。

        大虎小虎一出来,就先观察了下四周,当见到未来号上的秦风和四条金枪鱼时,它们同时靠了过来,发出嘤嘤的叫声,似乎是在讨好他。

        “别急别急,都有都有!”秦风笑着摸了摸它们的嘴巴,然后将大眼金枪鱼切成一块一块先喂给小虎。

        之前他倒是轮流喂的,只是大虎好像知道小虎怀孕了,所以每次都等小虎吃饱了自己再吃倒是一名好丈夫。

        两条大眼金枪鱼都进入了小虎的肚子,它欢快的用胸鳍拍了拍水面,表示自己吃饱了。接着就轮到了大虎,它吃两条黄鳍金枪鱼,虽然口感比不上大眼金枪鱼,但它没怀孕,有的吃就不错了。

        投喂完,秦风也没把它们收回来,而是任由它们自己去玩。

        虎鲸性格比较调皮,秦风怕它们老是待在水箱内会闷坏,所以只要停船的时候,基本上都会放它们出来溜达。

        至于大王乌贼,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的习惯,它一出来就会跑到船的底下,哪也不去,跟个宅男似的。

        因此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秦风都不会放它出来。

        接下来,他就回到厨房,解决自己的晚餐。

        一斤切好的大腹刺身,配上谭大厨的蘸料,一吃心情就慢慢变得更加愉悦。

        如今的秦风在海鲜方面,还真不缺吃的,而且一点都不会心疼。

        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学点俄语,交几个俄国的朋友,以后可以去那边钓一些冷水性的海鱼顺便用海鲜跟他们换一些硬核的食材,

        这样以后出海的食谱也能更加丰富,毕竟国内很多东西是没的买的,比如熊肉

        吃完饭,秦风去把诱鱼灯都打开。现在水箱的空间还有很多,如果有金枪鱼或者其它鱼类被吸引过来,倒是还能再收割一波。

        可惜,等到晚上十一点也没有什么鱼群过来,秦风也就打着哈欠去睡觉了。

        次日,他起床把漂在未来号旁边睡觉的大虎小虎给收进了水箱,继续赶路。

        当路程还有一半时,秦风停下了船,把冷藏舱和活水舱都收拾了一下。

        冷藏舱内没有开启制冷效果,然后他把一只只皇帝蟹都放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叠在一起。皇帝蟹的壳非常硬,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压坏。

        冷藏舱内一共放出了十五吨,剩下的他都放进了活水舱。

        之前他拿出了二十只皇帝蟹放自家水产店里卖,所以现在船上的皇帝蟹总重量只有十九点八吨。

        也因为冷藏舱暂时没办法用,所以这次秦风就不打算卖金枪鱼了,以后再说。

        接着,秦风便打了个卫星电话给林奇。

        “林奇,我船上将近二十吨皇帝蟹,夜里十二点左右就会到达码头,你先准备好收货。”“卧槽,多少?”林奇闻言差点被吓到,他原来以为秦风抓到四五吨就很厉害了,结果整整弄到了二十吨。

        最少一千五百万的货,他身上还真没那么多钱,

        好在他跟秦风关系铁,所以货款不需要一次性付清。

        现在,他需要忙的是赶紧联系一年下来所经营起来的进货商家,尽量快速的将这批皇帝蟹给批发出去。

        说实话,他如今的卖货渠道并不多,一下子二十吨皇帝蟹,他也很难快速卖完

        螃蟹这种生物是不能放久的,越放就会越瘦,而且容易死。

        不管瘦了还是死了,损失的都是他们自己。

        所以想要快速卖出去,只能降低价格,让自己现在认识的进货商家也变成批发商,让他们再去发展下线

        因此,林奇立马跟秦风商量关于降价的事情。

        “秦风,我这边一次性处理不掉皇帝蟹,如果放久了的话,我的损失也会很大,所以价格方便要不降低点,或许能一次性卖掉。

        “大概降到多少适合?”秦风对降价也没意见,他要的也是一次性卖出,尽快拿到钱,而不是一批货慢慢卖,卖个高价

        接下来就是帝王蟹季节了,他可没那个时间。

        而且从澳洲运到国内是要算运输费和进口税的,他这些都不需要,所以降价了依旧比那些公司赚的多。

        “目前我这边的皇帝蟹市场价在五百到七百之间,越大的越贵。”

        “我这边最小的也有十斤以上,碰到了螃蟹窝,小的放不下就都放生了,这价格怎么算?

        “你这运气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好。十斤以上的市场价能卖五百五,二十斤以上的就能卖六百,以此类推。你给我的价格每斤降个一百五就差不多了。’

        按照林奇的意思,他四百从秦风这里进货,批发给别人的话就加个三十,卖四百三一斤就行。

        他这边就从码头运到仓库,运输费不多,加上仓库的租金,一斤依旧能赚二十几元,二十吨也能赚个百万了。

        别的商家从他这里拿货就需要运输成本,还得考虑到路上可能会出现的耗损,所以让他们多赚点才会更加积极。

        秦风没什么意见,就算四百一斤,他也能赚到一千五百多万,这一趟赚的钱刚好能支付东方巨龙号。

        就是以后每次能赚这么多,让他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

        毕竟别人每月五千以上的工资就要交税,而他赚这么多却不需要,看来以后得做点别的来回馈国家了,不然这钱赚的不太安心。

        开到码头,林奇已经在这边等待。

        他一见秦风就直接说道:“已经给你转了五百万了哈,后续的钱慢慢会给你转过去。

        秦风点点头也没客气:“行,不过你尽量在这个星期再给我转五百万,我那捕蟹船还等着钱去支付呢,剩下的你陆续转到我老婆的卡上就行!’

        林奇一口答应:“没问题,你这个可是大事,没钱我也借过来给你。’

        接下来,他让员工们上船搬货,顺便统计重量。

        忙到凌晨三点,皇帝蟹的重量才统计结束。

        船内有两只达到五十斤以上的皇帝蟹,秦风没卖,其中一只准备带回自家水产店镇店用,另一只自然是拿去做人情了。

        剩下三十斤以上的,倒是都卖了,一共四千三百五十一斤,也就是两吨多,价格五百一斤,共两百十七万五千五百元。

        二十斤以上的,有五吨多,共一万零五百二十七斤,价格四百五一斤,共四百七十三万七千多。

        剩下的都是十斤以上的,一共还剩下十二吨多,一共两万四千四百七十九斤,价格四百-斤,一共卖出九百八十万零八千八百

        所以目前皇帝蟹的收入就达到了一千六百七十二万。

        买船是够用了,而且还有多。

        除去买船的钱,他身上还有八百多万,刚好能把欠顾俊楠的钱给还了。

        不过秦风有另外的打算,所以这个钱只能暂时先欠着了,等帝王蟹卖出后,他再还钱。螃蟹的事情处理好,秦风便去林奇家睡了一晚。

        花梨舞跟林奇早已经同居,等年底,他们就会举办订婚仪式,然后领证结婚。

        不过花梨舞现在已经过上了家庭主妇的生活,看上去,她似乎还乐此不疲。

        秦风其实挺奇怪的,我国的女性基本上不喜欢做家庭主妇,为啥拍片国的女性就特别喜欢

        李新月其实也不介意做家庭主妇,但他可舍不得

        家务一般都是两个人一起完成的,而且每个星期都会请家政好好打扫一次。

        但在吃花梨舞做的早饭时,秦风知道了她口中的家庭主妇与自己所想的家庭主妇的区别。她所说的家庭主妇,经济大权都归她管,平时大多数家务都是请家政来做,以后她还会考虑找个保姆。

        而她平时就是跟朋友们出去逛逛街、聚聚会、聊聊天,没什么别的事情。

        .”秦风无语,这忒么就是拍片国人口中的家庭主妇?

        好家伙,这种生活换谁谁不愿意?

        不过这是家庭经济条件比较不错的情况下才是如此,家里条件差点的,家务该做还是得做。

        拍片国是发达国家,虽然物价贵,但薪水也高,因此这种家庭的比例还是比较高的。秦风这么一听,又觉得跟国内有钱人的生活也差不多,说来说去还是一个钱字。

        只是在国内,谁赚钱养家,那经济大权大多数还是归养家的那人,这点还是不同的。

        下午,他就开着未来号离开,同时打了个电话给顾俊楠,得知他在公司,便直接把皇帝蟹给送过去。

        礼轻情意重,顾俊楠收到皇帝蟹时笑的挺灿烂。

        这么大的皇帝蟹,就算他有钱也不是立马能买到的,即使跑到澳洲,也很难遇到如此大的皇帝蟹。

        他对这个礼物自然很满意

        “老弟,你这螃蟹可送的太及时了,明天我刚好有饭局要谈个业务。有你这螃蟹我那业务谈下来几率也更大一点。’

        “是吗,既然这些对你谈业务有用,那接下来我去捕捞帝王蟹时候,把一些大都留下来,到时候你可以送人,维系下关系。’

        顾俊楠对自己没的说,秦风自然也会回报,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搞一些名贵的海鲜还是不成问题的。

        “行,哥就承你的情了。”顾俊楠拍了拍秦风的肩膀,记下了他的好意。

        在这里吃了晚饭,晚上秦风就开着船回到了自家

        开车来接他的是秦选民,只是今天的老秦有点奇怪,脸上一直带着令人无法琢磨的笑容,看得秦风满脸雾水。

        “老爸,看你笑的如此灿烂,最近中彩票了?

        秦选民笑着摆摆手:“彩票算什么玩意。’

        “嘶~”秦风倒吸了口凉气,什么事情比他中彩票还重要?

        要知道当初秦选民觉得养殖场赚不了大钱,经常偷偷去买彩票,被秦风发现了几次,还特意拿私房钱堵他的口。

        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什么事情让老爸如此开心的?

        只是秦风不管怎么问,秦选民都只是摆摆手不说,让他只能放弃,先把船上的东西给搬下来再说。

        当秦选民看到奏风搬出一只五十多斤的帝王蟹时,忍不住惊讶道:“这么大的皇帝蟹,你哪来的?‘

        “我这段时间又去了趟澳洲那边,抓了不少的皇帝蟹,都拿林奇那边卖了,这只特别大的就留在咱们自己家的水产店卖。’

        秦风解释了一下,然后又去冷藏舱内用吊机吊出了三条重量在一百斤左右的长鳍金枪鱼。这几条就拿店里切了卖,得让顾客知道他这里高档次的海鲜都可以弄到。

        秦选民看到金枪鱼到没什么奇怪,毕竟他也知道秦风当初就是靠钓金枪鱼发家的,只是听到皇帝蟹都给卖了,让他有点无奈:“你倒是拿一些放店里卖啊,上次那二十只皇帝蟹,才刚拿过来还没放一天,就被人给买光了。

        “呃..这么好卖的吗?”秦风诧异道

        他记得深海国际海鲜市场内还有一家是卖皇帝蟹的,平时虽然卖的还行,但基本上一天也就卖出个一两只,速度不算快。

        所以他那边也就每次别人预定了才会有,没有预定的就需要等,免得运输过来了放在店里时间长了死掉。

        秦风本以为自己那二十只至少也要十天才能买完,结果才三天,速度确实挺快的。

        “那也是巧合,也不知道哪里的土豪打听到我们这里有皇帝蟹,所以特意过来全都买走了说是结婚酒席用。原本他们订的是帝王蟹,现在全都换成了我们的皇帝蟹。’

        秦选民帮忙把金枪鱼搬到车上,顺便解释道。

        秦风一听就明白了,这也是巧合而已。正常情况下,就算大酒店也只会买一两只放着,需要大量的货,也是会提前预定的。

        两人先去了趟水产店,深海国际海鲜市场晚上关门的时间是七点半,跟很多地方比起来都算是比较早的。

        因此现在八点中,里面所有的水产店都已经关上了门。

        李新月和王爱莲现在也在家里,因此水产店里也没人。

        秦选民打开自家水产店的大门,跟秦风一起把金枪鱼搬进仓库,而皇帝蟹就放在中间的大水池内,打上氧气。

        “你这只皇帝蟹这么大,价格怎么定?”秦选民叉腰看着水池内慢悠悠爬到角落的皇帝蟹问道。

        “低于五万咱不卖。”秦风回答道,“明天我过来把电子横幅显示屏的内容改一下,专门宣传这只皇帝蟹,给咱们的水产店增加点曝光度。’

        “行,你看着安排。”秦选民点点头,没什么意见。

        接着两人就关上了店门,开车回家。

        刚回到家里,秦风就看到了一脸笑容的王爱莲,那笑容也是如此的灿烂,跟秦选民如出一辙.

        “妈,你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啊,是因为儿子我回家了?”

        “滚~赶紧圆润的滚楼上去。’

        ”奏风无奈的看了下楼梯,这滚下来是挺方便的,但滚上去,有点难度啊!

        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今天发什么神经,同时也奇怪自家老婆怎么不见人影,平时她都会第一时间出来迎接他的。

        回到自己的房子,打开门,秦风就看到了俏生生站在门口迎接他的李新月,这让他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顿时变得愉悦。

        “老婆,可想死我了!’

        秦风上前就要抱住李新月,却被她给阻止了。

        “停!”

        “怎么了?’

        “你小心点,别粗手粗脚的,伤到我们的孩子。”李新月双手放在腹部,脸上带着母性的光辉。

        “!!!”秦风顿时就怔住了,脑袋直接就被这大惊喜给冲的嗡嗡的。

        难怪今天的父母都看起来怪怪的,原来是有天大的喜事砸在了他们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