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诡异修仙:我努力就能变强在线阅读 - 第020章 又出事了

第020章 又出事了

        店门口的动静,让顾云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就在他以为是什么地痞青皮又来闹事的时候,熟悉的衙差制服顿时让他心中一紧。

        “顾大哥…”

        这时候刘翠玲来到了顾云的身边,脸上神色有些担忧。

        “放心吧没事的,我去看看,这账下次过来再一起结你帮我记着。”

        顾云没有多说什么,脸色有些严肃的安慰了一下刘翠玲就向着店外快步走去。

        而刘翠玲张了张口,除了心中有些担忧之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看着顾云的背影有些茫然若失…

        ………

        身后刘翠玲的心思顾云自然不清楚,来到店门外之后顾云顿时看到了许广庆那熟悉的身影。

        跟在许广庆的身旁还有三位衙差,不过这三位衙差顾云却是眼生得很。

        此时三位衙差皆是脸色有些发白,其中一位手里拎着个木盒,三人脸色最差的人就数他了。

        看来应该是衙门新招的衙差?

        感受着他们身上并不是太强烈的气血气息,顾云心底略有所思。

        “许叔,怎么了?”

        看着脸色有些疲倦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的许广庆,顾云上前开口问道。

        “小顾?你怎么没在院子里修炼,哦…来吃饭的吧?

        还能怎么?还不是又出事了。

        唉…看来乱葬…

        嗯,回去说吧。

        我也是刚吃完,就接到通知又出事了,这也是刚忙完,走吧回我那去,我正好有点事情跟你说说,昨天喝多了有些东西没跟你说太明白。”

        许广庆原本脱口而出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是收住了嘴跟顾云稍微解释了一下之后才转过头向着那三位衙差开口道:

        “好了,你们先拿去义庄放着吧,跟之前那两个放一起就行了。

        明天直接统一拿去乱葬岗埋了。”

        “明白。”

        那三位衙差看了一眼顾云就领命走了,脸色一直没有缓和过来,看来被吓得不轻。

        “走吧,回我院子。”

        许广庆呼了口气,也是一脸疲惫,也没有多说什么向着自己居住的院子快步走去。

        顾云看着这一幕,自然也是不好多问什么,只能跟在许广庆的身后,向着许广庆的住所走去。

        而随着衙差们的离开,一些围观之人,这才低声纷纷议论起来。

        “听说又是只剩一个头?”

        “是啊是啊,都是在偏僻角落发现的,就剩一个头!”

        “最为诡异的就是,现场不单止找不到受害者的身体,就连一滴血迹也没有,干干净净的。”

        “是啊,听说那人头仿佛就是自己自动脱落的一般,干干净净的,甚至表情还极为安详…”

        “嘶~!这也太诡异了吧?”

        “这有什么好诡异的,这年头哪天不死几个人?

        昨天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起了…”

        “唉…”

        ………

        许广庆的院子其实就挨着顾云的院子,只是许广庆的院子比起顾云的院子大了些许。

        这一次许广庆并没有跟顾云在院子里面,而是带着顾云进了他的房间之内,仔细的关好门之后许广庆才在桌子之前坐了下来。

        “坐吧,今天不能陪你喝酒了,明天肯定还有大把事情。”

        许广庆很明显的,也是心事重重,神情颇为凝重。

        “许叔情况这么糟糕吗?”

        顾云看着许广庆这神情,心底也是微微紧了起来。

        “嗯…林家、张家接连出事,而且是直接灭门,原本我还没去细想太多。

        但是现在却是有些想明白了,再根据乱葬岗之上那场战斗来思考。

        这些修士们绝对是因为这附近有什么重大的好处要争夺,都在各显手段…”

        “嗯…看来许叔你跟我的想法都一样,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张家那边情况应该已经理清了吧?

        这张家跟林家一样,也是一个不剩?”

        “嗯…一干二净,整整齐齐一个没放过。

        这魏无梦确实够狠…”

        许广庆脸色并不太好,有焦虑也有疲惫。

        顾云微微眯了眯眼。

        “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乱葬岗之上的阴煞之力不够了。

        很明显的…肯定被魏无梦和贺丙丁给收集完了!

        这个才是我们宁城现在最大的麻烦。”

        “啊?!”

        许广庆这话语的内容确实是让顾云微微愣了愣,他真的有点没有想明白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你以为为什么宁城这么大,大大小小的尸体基本上都是往乱葬岗子上堆?

        这可不是我们衙门图省心,这个惯例不单只是在宁城。

        只要达到城级,必定在城池的旁边会有一座乱葬岗。

        城里所有尸体除非有断案需求的暂时停放义庄,没有追究需求的尸体全部得第一时间葬到乱葬岗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顾云听得皱起了眉头,虽然脑海中各种信息翻过,但是确实想不出什么缘由。

        甚至要不是许广庆提到这个问题的话,顾云自己都好久没想过这个问题了。

        像林家或者张家这种全家灭门的,丢乱葬岗倒也正常,毕竟油水都被瓜分干净了,谁还理你葬得好不好啊?

        能帮你下葬都算是仁至义尽了,但是肯定也有一些是有家人存活下来的。

        那这种情况之下,也要葬在乱葬岗上,就确实是有些不太合理了。

        在之前不少差事的过程之中,顾云也曾经发现过这个问题,只是这个疑惑顾云并没有询问出来。

        毕竟作为穿越者的他,虽然心底有些不太明白,但是这种常识上的问题,他也不太好去询问,以免问多错多露出什么破绽。

        所以顾云只是把这些问题压在心底,把它们归咎为这是两个世界的习俗不同。

        但是现在听许广庆这口气,怕是另有缘由?

        “许叔…不瞒您说,这个问题我之前确实是疑惑过的。

        只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虽然心底有些疑惑,但是却没太去在意…”

        “你小子到是个人精…你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倒也正常。

        毕竟我要不是作为仵作的话,这个中的一些问题我也是难以接触到的。

        很简单。

        最主要的原因自然就是因为大赵的律法规定,所有尸体除了特殊情况之外,一律都得葬在城池之外的乱葬岗之上。

        当然,这只是没有内务府分府的那些城池才需要必须执行。

        而拥有内务府分府的那些城池,虽然有着乱葬岗,但是稍微有能耐的家庭,基本上还是能够疏通些关系自己去安排安葬的地方的…”

        说到这里许广庆顿了顿,仿佛在捋清思路,也仿佛在考虑要不要跟顾云详细解释。

        而顾云却是听得眉头紧锁,心中的好奇心也是被许广庆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