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全村首富:逍遥大地主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让村里的妇女有班上

第六十七章 让村里的妇女有班上

        夏北的心中清楚,他在这异世界的事业想要发展壮大的话,人口问题,是必须要解决掉的。

        想要在稳定,没有麻烦的情况下,解决人口问题,首先就要解决掉这些黑人群居、混居、乱开炮的问题。

        不然的话,黑人娃娃夭折的问题,就永远都解决不掉。

        可以想象一下,就他们这个混居的方式,女性黑人怀孕之后,都不知道,还是要时不时的被拉过去活动,干活的。

        就算是在睡梦之中,也是如此,拉起来就干活。

        甚至是,好几个黑人在一起干活。

        这样,黑人娃娃能保住才怪了呢。

        当然,这只是稳定的发展方式之一,效果的话,短时间很慢,长久起来,以后有好处。

        另外还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是向外扩张,收服附近的黑人,扩充聚落人口,当然,就算是这样做,也得解决混居杂居的问题,分割分离成为小家庭,才是最好的发展方式,落后的混居,必须要淘汰。

        第二个,就是去探查远方的城堡,看看这些城堡之中的秘密是什么?

        这两个,都是很好的路子。

        夏北也都打算好了,去探查,只不过,不是现在。

        他现在的积累和资本还是太少,才刚开始发展,根本经不起折腾和波澜。

        等四个月之后,养虾河的大龙虾开始产生稳定收益,土山黑人聚落这里,也建设的差不多,有了一个稳定的发展基地之后,他就会带着这些黑家伙们,开始向外探查和扩张了。

        到那时,就是他夏某人的事业,快速发展的时候了。

        也是他正式,开始真正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

        “或许,可以先买个无人机玩玩试试,向着外面探查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

        “早做准备,探查定位四周的黑人聚落,等时机成熟后,一击拿下!”

        “不过,无人机在没有网络的地方,无人机这玩意能飞吗?”

        带着这个想法和疑惑,夏北提着一桶打好的鱼肉泥,回到了现实世界的仓库之中。

        …

        时间,七点。

        “回家了。”

        将鱼肉泥放在车上,夏北直接开着厢货车离开了镇子,就向着夏庄村疾驰而去。

        别管异世界的养虾河如何,最起码他家里的这个养虾塘,是每天都喂要一桶鱼肉泥的。

        要知道,李荣可是很看重家里的这个养虾塘,期盼里面的虾苗长大,赶紧卖钱。

        为此,夏北也要将家里的这个养虾塘给伺候好了啊。

        不光如此,他现在还想着,怎么样在村里多弄些养虾塘呢,或者是去别的村承包一些。

        不然的话,到四个月之后卖虾的时候,他这龙虾的来源,不好给夏海和李荣解释啊。

        更重要的是,他可不信宋三峰一个人,能真的将他异世界养虾河,产出的大量龙虾都吃下,这不大可能。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四个月后的合理销售,找别的渠道,或者是贩子,他还是得想个办法,再打一下掩护才行。

        …………

        夏北开车飞驰在乡间水泥路上,闻着空气之中越来越浓的麦香味,余光看着地里金黄金黄的麦田,加上美丽夕阳,落日余晖,这一切的一切,让他的心中,很是宁静。

        他的脑海之中一直在想着,但是却没有想到破局的地方,以及好的办法。

        现在他们村里,所有的鱼塘,那些留在村里的妇女,都给养上了龙虾,肯定是不会往外承包的。

        而村里其余的河沟,数量虽然很多,但是呢,实际上那都是大家的,谁愿意下地笼谁就下,他就算是想承包,也承包不下来的,村委会都做不到这件事情,无法做主。

        “实在是不行,去找三爷爷商量商量,他人老成精的,看看有没有什么点子。”

        想到这,夏北不再多想,专心开车。

        不到七点半,夏北就在养虾塘里面撒完了鱼肉泥,回到了家。

        此刻,李荣正在做饭。

        “妈,我去我三爷爷家有点事,你先吃饭就行,不用等我了。”

        夏北给李荣说了一声,就往门口的电动三轮走去。

        “少喝点!”

        李荣心里门清,声音直接在厨房里传了出来。

        “知道啦。”

        笑着应了一声,夏北直接就骑着三轮,向着夏笃礼的家中赶去。

        …………

        村头,夏笃礼家。

        “啷个哩个啷,里个啷!”

        “……”

        此刻,夏笃礼正躺在葡萄架下面的躺椅上,眯着眼睛,晃着脑袋,听着小曲,喝着小茶,悠哉悠哉。

        他这真是好一个享受,好一个安逸啊。

        “嘎吱!”

        夏北直接骑着三轮车进入了夏笃礼的院子内,看到这幅场景,他满是羡慕啊。

        “咦,小北来了啊。”

        听到刹车声,夏笃礼直接就坐了起来,笑道:“你小子这么忙,怎么有空上我这里来,我之前可是听你妈说了,你每天回来都得八点,都得黑天的。”

        “嘿嘿,这不有点事,想让您老给参谋参谋么?”

        夏北笑着就来到了夏笃礼的葡萄架下面,掏出烟,递给了夏笃礼一根,并且给他点着。

        “嗯。”

        夏笃礼抽了一口,美美的吐出一口烟雾,并没有直接问夏北什么事情,而是眯眼道:“还没吃吧?”

        “没!”

        夏北摇了下头。

        “兰香、兰香……老婆子!”

        听到夏北没吃饭,夏笃礼直接一脸笑意,眼带兴奋的对着厨房里面喊了起来。

        “干啥干啥干啥,让狗撵了呗,咋呼啥?”

        兰香在厨房中,同样是大嗓门反击而出。

        “哈哈!”

        对于此,夏北是乐得看。

        在农村,这样的大嗓门场景,是看的很有意思的。

        “小北来了,你整两个菜,犒劳犒劳这小子,也好让他陪我喝点。”

        夏笃礼再次大声道。

        “小北来啦,哎呦我的乖孙。”

        听到小北来了,系着围裙的兰香,直接就在厨房快步走了出来,看着夏北一脸的笑意,那是一个亲啊。

        之前的时候,兰香对于夏北虽然也好,但是没有夸张到这个地步,现在这都成亲孙子的样子了。

        原因吗,很简单,夏北帮他家处理了没人要的虾苗子,一天多赚两千块,就跟天上掉馅饼似的。

        不说别的,为此,她也得好好的对待夏北啊。

        “小北喽,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做好吃的。”

        兰香来到了夏北身边,连说带笑。

        “不用不用三奶奶,简单的弄个油炸花生米就行,别弄那么多啊,天热吃不了就坏了。”

        夏北站起来,笑着对兰香说道。

        “你就别管了,在这里陪着这个死老头子拉呱吧,我去做。”

        兰香笑着对夏北说完,扭头直接变脸,对夏笃礼嘱咐道:“愣着干啥,还不赶紧给小北倒水喝。”

        “行行行!”

        夏笃礼见此,立即笑着答应。

        “三奶奶你去忙,我自己会倒水,哪能让我三爷爷倒啊。”

        就这样,兰香去堂屋冰箱和冰柜里面拿好吃的去了。

        “你三奶奶就这样。”

        夏笃礼给夏北倒了一杯茶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她啊,见到钱,这里就不好使,这不,又犯病了你看。”

        “嘿嘿。”

        对于此,夏北只是报以微笑。

        夏笃礼能拿兰香开玩笑,他可不行啊,辈分在这里放着呢,他要是开玩笑,那就是不尊重了。

        “说吧,啥事?”

        夏笃礼也没在继续开玩笑,抽着烟问道。

        反正夏北今晚能陪他喝酒了,帮夏北参谋参谋一些事情,也是应该的啊。

        再说了,夏北能帮他卖掉龙虾苗,这可就是帮了他的大忙了啊。

        “也没啥事,就是有点想法了。”

        夏北也不是个啰嗦的人,直入主题:“是这样的,三爷爷,我想在咱们村里包几个鱼塘养龙虾,我现在有这条件你也知道,但是吧,村里的这情况你也知道,难承包啊,那些妇女都拿着鱼塘跟个宝似的,肯定不愿意承包给我的,这不,我来找您取经了,看看您老有什么主意没有?”

        “这个啊。”

        夏笃礼眯着眼沉思了一下。

        的确,这件事情不好办,自家有鱼塘的那些妇女,养龙虾,虽说跟闹着玩似的,但是刨去喂养的成本,每天这鱼塘里的龙虾,都能卖最少五六十块钱呢。

        就这样,谁愿意放手?

        “小北,这个可不好办,最关键的是,还是得看你的承包费是多少。”

        夏笃礼直接分析道:“你看吧,承包费少了,她们肯定是不会给你,承包费多了,那你就赚不多少了。”

        夏北刚想说话,夏笃礼就抬起了手,并且说着,就掏出了两根烟,递给了夏北一根,放在自己嘴里一根,点着抽着:“我先给你分析分析她们能赚多少钱。”

        “你看,每年他们都是从三月中旬,三月底,天气刚刚想要暖和的时候,就开始逮龙虾。”

        “不说七月份到九月份逮的龙虾会很少,但是呢,也一直能逮到十一月份。”

        “这样从四月份开始算,到十一月份,就是能逮七个月。”

        “这七个月,平均每天卖五十块钱算,一个月一千五百块,七个月的话,就能赚一万块。”

        “当然了,七月份到九月份逮的少,卖不多少钱,加上这个原因,这几个月最少能弄个六千块钱往上,这还不耽误她们干另外的活,这七个月就能最少收入六千块了。”

        “所以啊,小北,你算算,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用多少钱来承包,她们会给你鱼塘呢?”

        夏笃礼给夏北分析到了这一点,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又继续道:

        “你拿四千她们不干,五千六千的,你很可能就白忙活,根本赚不几个钱的,亏虽然亏不掉,但赚的就少多啦!”

        的确是这么个理。

        夏北之前就想到了这点,现在夏笃礼这么一算,他就更清楚了。

        他高价承包倒是可以,但是呢,高价承包传出去,李荣会第一个不同意。

        村里的人,也都会背地里骂他傻子呢。

        虽说夏北不在乎这一点,但是李荣和夏海肯定会在乎这一点。

        就为了这,他也不能出高价承包村里的鱼塘。

        “三爷爷,那咱村里那些河沟呢?你说我能不能跟村里承包下来?”

        夏北将自己的这个想法,给说了出来。

        毕竟,村里的河沟,是真不少的,要真能承包下来,总面积不下余村里的这些鱼塘啊。

        “你小子,这是想要捣马蜂窝啊!”

        夏笃礼听到这,顿时就笑了,连连摇头:“不说别的,咱村的,不,不光是咱村的,现在能逮龙虾的所有村,都是这样,河沟虽然名义上是属于村里的,不是个人的,但是它也是大家的,是大家共同所有的。”

        “大家都在河沟里面下地笼,逮龙虾。”

        “用他们大人物说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蛋糕,对,动蛋糕,你这样做,就是在动大家的蛋糕,断大家的财路啊。”

        “小北啊,我给你说,村里的这些娘们,虽然在河沟里,每天逮龙虾一人逮不了多少钱,但是呢,平均一人一天二十块钱还是有的。”

        “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二十块钱,这些娘们有了这二十块钱,就能当好几天的伙食费,吃好几天。”

        “你想想,你这样做了,是不是摸了老虎的屁股。”

        “不!”

        “你小子这可不是摸老虎的屁股这么简单。”

        “而是用狼牙棒捣了老虎的腚眼子了。”

        “知道了吧。”

        “到时候村里的这些老娘们,能把你说好了,背地里更是能把你编好了,骂好喽!”

        “这件事,不行,你还是掐了这个心思吧。”

        “你要真这样做了,别说是你了,你爹你妈都在这村里待不下去啦。”

        对于这个,夏笃礼说的是心有余悸。

        在村里混了一辈子的他,比谁都清楚村里这些老娘们的威力。

        她们的嘴,比特么的榴弹炮,比核弹都要厉害。

        nb的‘佛波了’都要拜她们为师,奉为师祖!

        “呵呵!”

        对于此,夏北是很认同的。

        村里的这些妇女,她们所属的最高情报处,可真不是好惹的。

        他心面也清楚这一点,不然的话,他来找夏笃礼干啥。

        不过呢,听到夏笃礼这么一分析,本来对这件事情如同迷雾一般的他,脑子里瞬间就清晰了起来。

        甚至是,有了一个很不错的想法。

        “三爷爷,你说,我要是能解决了她们就业的问题,让她们每天都有班上,有钱赚的话,那她们会不会就同意了,不会有任何的反对了?”

        夏北刚有了这个想法,直接就说给了夏笃礼。

        反正,他感觉自己的这个想法,一旦是落实的话,那绝对是管用的。

        “嘿,你小子,你没发烧吧?”

        夏笃礼听到夏北的这个想法,顿时就瞪大了眼睛。

        那眼神,就如同是在看个二傻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