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斗罗之封号白胡子,震碎神格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同学们辛苦了

第七十五章 同学们辛苦了

        水月提着烤鸭,找上了沈京兵和武腾,就在门前的大桥下找了一块空地聚着。

        “水哥,这次的皇斗战队选拔,你咋跑了?”武腾笑着问道。

        他是水月的忠实追随者,对于水月的技术和实力,他可是知道,只要水月不跑的话,成为皇斗战队的正是成员毫无问题。

        沈京兵听到武腾的话,也跟着问道:“是啊,再怎么也得上个二队才是。”

        水月没有说话,只是举杯和两人碰了碰,脸色十分欣喜。

        相较于成为皇斗战队的成员,显然是收刮仙草,增幅体质更为重要。

        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水月也是开口问道:“不对劲啊,按道理来说,凭邪兄和小腾子你们俩的实力,就算成为不了一队成员,上个二队应该没问题吧?”

        沈京兵摇了摇头,解释道:“没办法,我和武腾两人年龄太大了,全大陆魂师学院精英大赛的年级限定在25以下,我们不符合要求。”

        闻言,武腾也是接话道:“就是啊,毕竟这种级别的大赛,还是必须要遵守一些规矩的,这个年龄限制太严格了,我们根本就不行。“

        “这破大赛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一些噱头。”

        水月毫不在意的说道,在他心中,魂师精英大赛仅仅是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而已。

        “要不,我们自己组建一个队伍得了?”

        “我擦勒,你真是个机智的小伙子,可我们就算招到人了,也没有参赛资格啊?”

        “况且,我们三贱客的名声,真的有人敢来吗?”

        两人齐刷刷的望向水月,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经历火烧黑市的事件之后。

        全大陆魂师学院精英大赛都是以高级魂师学院的名字参赛,根本没有社会队。

        一般来说,凉凉。

        水月摇了摇头,不经意的开口:“无所谓,船到桥头自然沉嘛,大不了忽悠两人组成个基纽特战队。”

        “对了,酒是不是要少喝点?明天还要全学院开大会呢?”

        “开会?开个屁啊…”

        “就是就是,开会哪有喝酒重要?”

        就这样,酒过三巡,食过五味。

        三人都迷迷糊糊地勾肩搭背,随后再步履蹒跚,摇摇晃晃的走回宿舍,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开来。

        ………

        翌日,天斗皇家学院广场之上。

        人影熙熙攘攘,人声鼎沸,热闹喧嚣。

        无论是天斗级学员还是天至级学员,抑或是天微级学员,就连今年才入学的心声都在此集合了。

        主题台上,以梦神机为首的三大教委早已正襟危坐,看着下方活力四射、朝气蓬勃的学员们,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下方的几百名学员无比整齐,一字排开,整装待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充满了激情与自信。

        玉天恒、独孤雁和叶泠泠等人也赫然在列,昂首挺胸。

        在学员的前方,数十名教师也挺起胸膛,静静矗立。

        扫视了一圈下方的众人,教委三席智林也是对着下方的杨灼其问道:“灼其,人员都到齐了吗?”

        杨灼其也是凑了上去,略显尴尬的道:“智林教委,水月、武腾和沈京兵还未来....”

        智林想起火烧黑市的三贱客都不禁火大,有些不忒的道:“怎么又是这三个小子?给我叫过来。。。”

        “好,这就去。”

        语罢,杨灼其顿时直奔天斗区宿舍区,颇有些气势汹汹的样子。

        宿舍区内。

        水月加上酒醉的武腾和沈京兵还在酣睡中。

        杨灼其站在门外,敲了敲门,“咚咚咚“

        “谁啊?“

        一道慵懒的声音响了起来。

        “水月,沈京兵,武腾,赶紧出来,我找你们有事。“

        杨灼其的声音不由带上了怒气,显然对这三个混蛋很是恼怒。

        听闻有人喊自己,沈京兵和武腾不禁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向了房门处。

        只见杨灼其怒气冲冲的样子,心中不由打了个颤,暗忖,不好,今天要开会?

        两人不禁互相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惧意,一下子便清醒了大半。

        “水月,睡得可真香啊?需要我给你盖被子吗?”

        杨灼其见到还在平躺的水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水月不耐烦的道:“别吵,让我再睡会儿,我昨天晚上可是喝醉了呢!“

        杨灼其闻言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喝醉?他还好意思说喝酒?

        杨灼其强忍着怒气,走到一旁,直接将一盆水泼向了床铺上还在呼呼大睡的水月身上。

        水花四溅。

        “有鬼,有鬼....”

        水月直接被浇了个措手不及,猛地睁开了双眸,一下子惊恐万状,看清楚眼前泼自己水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脸怒气的杨灼其,顿时惊恐的尖叫起来。

        “老杨,你怎么来了?”水月憨憨一笑,看起来很是无害。

        “你还敢说,还敢问?给老子去广场开大会。“杨灼其冷哼道。

        水月眉头一挑,道:“呃......那什么,老杨,这种会都是吹吹牛逼而已,根本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我就不参加了哈。”

        就在水月和杨灼其打着商量之时,沈京兵和武腾早已换好衣服,溜走了。

        “胡扯!这是教委的命令,必须去开会!“杨灼其沉声道。

        “呃......“

        见杨灼其如此认真,水月只好乖乖的爬了起来,不慌不忙的洗漱一番。

        这种慢动作直接惹火了杨灼其,他直接一把将水月提拉而起,直接奔向校园。

        “糟糕,劳资衣服都没换.....”

        直到这时,水月才想到,自己还穿着睡衣。

        社死,妥妥社死,而且还在几百号人的面前。

        来到了广场,武腾和沈京兵两人倒是归队了。

        至于水月,却是身着睡衣,单独立于一旁,显眼无比。

        无数学员议论纷纷,露出了怪异的目光。

        看什么?没看过帅哥吗?

        水月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左手背后,右手举起挥动,朝着众多学员微笑道:“同学们好!“

        “同学们辛苦了。”

        这一幕,俨然有一种“领袖“的风范。

        水月这么一招呼,原本喧闹的广场立马安静了下来。

        众人一脸无语的望着水月,看向他的眼神变得更为奇怪了。

        “好了,好了。”

        教委三席智林看着水月的古怪行为,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水月这小子,天赋好是好,但是就是脑子多多少少有些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