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聂少的落跑前妻在线阅读 - 第428章 是你改变了他

第428章 是你改变了他

        安然怒气冲冲地离开警局,聂苍昊从后面追上来。

        “安然,你听我解释!”他伸手拉住她。

        安然侧转身,一巴掌抡向他。

        聂苍昊躲闪过去了,又有些后悔。也许他该让她打一下,起码能让她消消火气。

        不过在警局门口挨揍,这也未免太丢面子了。

        “安然,你冷静点!”蓝月拉住安然,劝道:“白绫故意挑拨,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安然冷笑,直接问聂苍昊:“你有没有跟白绫承诺要让雷格捞她出去?”

        聂苍昊脸色愠恼又带着一丝尴尬,他对白绫更多了几分厌恶和戒备——这个女人越来越没底线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他赶紧否认。“她理解错了!”

        既然她不仁,就别怪他不义了!

        三番两次因为这个女人跟安然争吵,聂苍昊已经够够的了!

        “你说没说过这句话?”安然才不会轻易被他糊弄过去。

        “我说过雷格可能会救她出去,但我没说会答应!”聂苍昊改变了决定。“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有机会被保释出去!”

        “呵,我信你个鬼!”安然连一眼都不想再多看他。

        “安然,你等等。”聂苍昊不屈不挠地追上来。“我给你打了件兵刃,在车上……”

        “不稀罕!”安然拒绝了他。

        聂苍昊只好向蓝月投去求助的目光。

        蓝月追过来,拉住安然。“你还说我不够冷静,你这样子也强不到哪里去,根本就是中了白绫的挑拨离间之计!”

        “就算白绫挑拨,她说的也是实话!”安然完全相信聂苍昊说得出来这些话,也干得出来这些事。

        “当初卓佳萱那个盗版货干的坏事并不比白绫少,他还不是一样包庇她!”

        “白绫这个原装白月光干再多的坏事,他都不会惩罚她的,只会包庇她!我永远都不会再相信这个男人!”

        安然无比愤怒,但更多的是伤心。

        她痛恨自己的不长记性!为什么她总是容易心软,为什么她总是对他抱有幻想和希望!

        “你不是答应陪我一起去见乔尔吗?”蓝月问她。

        安然停下脚步,连连深吸呼,强迫自己冷静。

        “这件事情需要跟聂少商量,有他帮忙就容易得多。”蓝月拉住她的一只手,轻轻捏了一下。

        安然语气硬梆梆的:“我们可以自己查乔尔的下落!”

        “等我们查到了,也许他就离开帝都了呢!另外我还怀疑白绫早就控制了赤麟,也许这些事情乔尔知情呢!”

        不等安然说话,聂苍昊又过来了。“让我帮忙安排什么事情,尽管开口。”

        蓝月拉着安然,对聂苍昊说:“我俩想见一见乔尔!”

        昨天的雪整整下了八九个小时,道旁的积雪堆得挺厚。

        虽然是个大晴天,却特别干冷。

        安然最是畏寒,在户外站了片刻手脚都冻麻了。

        聂苍昊打开了车里的暖风。

        他有心帮安然焐一下手,但她早就躲到了后排,根本不给他任何触碰她的机会。

        蓝月摆弄着那件刚打出来的兵刃,赞不绝口:“太精致完美了!看得我眼馋,都想把自己这只镯子给扔了。”

        聂苍昊犹豫了一下,终于慷慨地说:“我可以专门给你设计一款新兵刃,不过得等年后才有时间打。”

        “哇,谢谢聂少!”蓝月笑眯眯地道谢,又转过头对安然说:“这件兵刃太适合你了!”

        她当然知道聂苍昊的东西可不能白拿,得帮他做和事佬。

        安然冷着脸,没有接那只镯子。“不用眼馋,这个送你了!”

        “这个不适合我!”蓝月一本正经地拒绝。“聂少说专门为我量身打造一款新的,你别吃醋哦。”

        安然白她一眼,没好气:“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不如让他陪你去找赤麟吧!”

        提起赤麟,蓝月顿时就没了开玩笑的兴致,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聂苍昊打了个电话,转过身说:“帮你们约好了,中午跟乔尔一起吃饭。”

        安然虽然很不待见聂苍昊,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办事能力一流。

        似乎无论多么难搞定的事情,他出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

        看时间快到了,两人也就没有下车。

        “你跟白绫说的那些事情是真的?”聂苍昊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许久,蓝月省过神来他在跟她说话,忙答道:“字字属实!”

        聂苍昊沉默了片刻,闷声问道:“既然如此,你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蓝月苦笑:“以前你最信白绫的话,又对我深恶痛绝。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信,还会指责我污蔑她。”

        索性她就都压在心底了!

        因为她知道说出来非但没有任何用处,相反只会惹得白绫狗急跳墙,更加疯狂地想除掉她。

        “他现在也还是最信白绫的话!”安然冷笑着提醒蓝月。

        蓝月却持不同的看法:“聂少现在变了,是你改变了他。”

        “呵,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安然想起聂苍昊明修建到暗度陈仓,就恼火不已。

        这男人,真是贱到家了!

        三天的时间,雷格查到的东西还真不少。

        牡丹竟然跟聂苍昊是旧识,都是从暗岛出来的影者,她的名字叫白绫。

        跟她结婚这么多年,他竟然刚知道她的真实名字。

        “……聂苍昊帮她预约到了国际科研院的手术名额,在此之前两人还举行了婚礼。”

        “换肺手术非常成功,紧接着她又做了复合金属面部骨骼重塑手术,外科整形手术等等,基本恢复了健康。”

        雷格的面前放着白绫整容后的照片,他看着感觉更陌生了。

        “她诈死离开我,就是为了回到聂苍昊的身边,让他帮她预约手术名额?”

        他还是有些想不通。

        “她可以告诉我,我陪她一起来找聂苍昊帮忙!”

        乔尔没有回答。

        他知道有些事情当事人心里很清楚,只是碍于男人的自尊,不愿承认而已。

        “聂苍昊早就隐婚生子,目前是单亲爸爸!”雷格似乎明白了什么。

        白绫诈死后重新回到聂苍昊的身边,不止是预约手术名额那么简单,她还想给聂苍昊做续弦吧!

        雷格胸膛剧烈起伏着,铁拳攥起,俊美的脸庞变成了铁青色。

        曾经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妻子怎么会完全变了一个人?

        难道说,她从前只是戴了张面具!

        “聂苍昊终于肯约我见面,中午在酒店一起吃饭。”乔尔接了个电话,对雷格说道。

        雷格目光阴翳,许久才道:“牡丹目前还被拘在警局里,你跟他商量一下。只要能把牡丹保释出来,条件随他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