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屠户家的小娇娘在线阅读 - 第1906章 退亲

第1906章 退亲

        “对了,梓儿和苏家小子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路上,萧婉儿问道。

        刚才在家里,当着晴儿的面,萧婉儿没问,怕她怀着身孕还要跟着担心。

        萧然道:“苏家知道太子对梓儿的心思后,燕礼倒是不怕,不过苏家父母那边考虑的就比较多!”

        凭心而论,这件事除了太子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外,谁都没错,苏家父母会有顾虑,也不是杞人忧天。

        所以,一开始他就告诉梓儿,不管苏家怎么选,他们都尊重对方。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还是倾向于和苏家退亲,就是苏燕礼坚持娶了梓儿,还没进门就不被公婆喜欢,将来梓儿的日子不说多难,但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至于苏燕礼说得要从苏家离开的话,萧然不仅不信,还不赞同。

        萧婉儿叹口气,“太子那边呢?”他那边要是能明确表示放手,应该会好些。

        萧然也说不准,在东南那边,两个人都默契没提起梓儿,回来这么长时间,对方也没再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他希望对方经历的事情多了,视野开阔一些,人也能成熟一些。

        最后,萧然道:“姐,你别太担心,梓儿的事我会安排好的!”

        萧然昨天刚和姐姐讨论过苏家的事情,第二天就见到了苏国公。

        本来要是没有太子这事,两人就是亲亲热热的亲家,这个时候两家应该在操办孩子的婚事。

        萧然将人请到酒楼,给他倒了杯茶,“苏国公,先喝杯茶!”

        苏国公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好一会都没说话,才拿出庚贴放在桌子上,萧然知道那是他家梓儿的庚贴。

        萧然收回来后,便道:“苏国公见谅,苏公子的庚贴在下没有随身携带,您要是着急的话,萧某现在安排人回去拿!”

        见对方没反对,萧然便看了眼向南,向南很快退了下去。

        苏国公苦笑道:

        “萧大人别见怪,一切都是我们做父母的无能,我也想孩子能得偿所愿,能和萧大人做亲家,在下也是高兴了许久,可……”

        说着,苏国公站起身,“知道萧大人不喝酒,在下今天以茶代酒,给萧大人赔罪!”

        萧然起身按住了苏国公,

        “苏国公这样说就是折煞萧某了,都是做父母的人,换位思考,萧某是能理解你们苦衷的,苏国公不用觉得抱歉,也是两个孩子没有缘分。”

        当然,萧然也不认为他女儿有错,要是知道会出这种事,那个元宵节他家梓儿肯定不会出去的。

        不管对方说得是不是真心话,苏国公闻言都松了一口气,“是我们家胆小了!”

        很快,向南就推门进来了,萧然将苏燕礼的庚贴递过去,“定亲礼那些萧某回头让人送到贵府去。”

        苏国公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本来就是我们……”

        话说到一半,苏国公就闭嘴了,他知道萧然肯定不会占他们家任何便宜的,亲都退了,还说什么补偿不补偿的也没意思,萧家也不缺他家这点东西。

        苏国公觉得坐不下去,“那在下就告辞了!”

        萧然起身送他离开,“苏国公慢走!”

        送走苏国公,萧然就带人回去了,他这样突然派人回去拿庚贴,也不知道妻女有没有担心。

        到家的时候,晴儿正陪着女儿说话,就连萧柏都觉得家里气氛不对,不敢放肆,正老老实实在描红。

        一听外面传来丫鬟给父亲请安的声音,萧柏立马放下笔,来到院子张开双手就想让父亲抱。

        萧然将儿子搂起来后,就听到儿子悄声道:“姐姐心情不好!”

        “那你有没有安慰姐姐呀?”

        “娘亲不让我过去,她们在东厢房,把我赶到西厢房去了。”说到这里,萧柏还觉得挺委屈的。

        他也想逗姐姐笑得,竟然没人相信他。

        萧然拍了下小儿子的屁股,将人放下来,“先自己去玩会,爹爹去看看姐姐,回头再带你玩。”

        萧柏撅着嘴应道:“好吧,不过,回头你们要是去给姐姐报仇,一定要带上我!”

        小萧柏觉得姐姐不开心,一定是被人欺负了。被人欺负了,自然要去报仇的。

        这时候,萧容梓打开东厢房的门,

        “柏儿,让你描的大字都描完了吗?谁说我心情不好的,我看就是你自己想偷懒!”

        萧柏立马躲在爹爹身后,看看看,还说没有心情不好,这要是没有心情不好,会这么凶吗?

        萧然看过去,见女儿脸色没什么异常,稍稍放下心来,然后拉住小儿子,

        “这小子在背后编排你,爹将人抓住了,你快来教训他一顿。”

        萧柏:……

        反应过来爹爹的话后,萧柏悲愤异常,刚准备发出灵魂呐喊:“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然后就感觉爹爹挠了挠了他的手掌心,他眼珠子转了转,开始撒泼打滚,

        “姐姐是坏蛋,爹爹也是大坏蛋,你们都是大坏蛋,欺负我最小!”

        正当萧柏准备继续表演,誓要将姐姐逗开心时,抬眼就见姐姐转身进去了。

        萧柏傻眼了,看着姐姐的背影不解的问爹爹,“我姐她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的小把戏被人识破的意思!”说完,萧然也不理儿子径直走过去。

        萧柏连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追上去,“爹,肯定是你露馅了!”

        屋里,萧容梓无奈道:“爹,我很好,都是柏儿乱说的。”

        对于退婚一事,她早有心里准备,如今只是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心情不平静肯定是有的,但要说她会伤心难过的需要家人都来哄她,到也不至于。

        萧然施施然坐下,“我知道,所以刚才不是让你揍这小子一顿吗?”

        萧柏:……

        不想说话,你们都是大坏蛋!

        另一边,苏国公回到家将儿子的庚贴交给老妻,叹口气道:“这事就算过了,以后就劝燕礼放下!”

        苏夫人沉默的接过儿子的庚贴,并不认同他的话,她生的儿子她知道,要是愿意放下,去年就放下了,也不会拖到这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