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屠户家的小娇娘在线阅读 - 第1907章 痛苦

第1907章 痛苦

        到底是知子莫若母,苏燕礼被喊过来见到自己的庚帖时,眼睛瞬间就一片猩红,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苏夫人在一旁焦急道:“燕礼?燕礼?你怎么啦,别吓唬娘呀!”

        苏燕礼抹了把眼泪,“噗通”一声跪下道,悲怆的问道:

        “怎么突然,突然就去退亲了?之前不是说好的吗,有什么事你们不要瞒着我,爹,娘,找萧家退亲之前,你们至少也要和我说一声呀!”

        无论如何,他都要拦着的!

        听着儿子的声音,苏国公心里也不好受,但凡他们有其他办法,也想让孩子得偿所愿。

        苏夫人想将儿子扶起来,“燕礼,娘知道你喜欢萧家的姑娘,可咱家真的是赌不起。”

        苏燕礼并没有起身,而是抓住母亲的手,哀求道:“娘,萧家不会将萧姑娘嫁给太子的,只要咱们坚持住,太子那边也无可奈何。”

        苏夫人点点头,

        “娘明白你的意思,可孩子,我们家没有萧大人那样的功劳去对抗太子,咱们家除了老祖宗留下的这点东西,什么都没有。你和你哥哥这会正是拼搏奋斗的时候,万一太子从中作梗,你们兄弟俩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路的,咱们家可能就此会没落下去的,你想成为苏家的罪人吗?”

        太子甚至都不用自己明说,只需要稍稍透露出不喜的意思,对他们家就是万劫不复!

        苏燕礼何尝不明白,可他,可他还是舍不得,那是他情窦初开,便放在心尖尖上的姑娘,他所有关于未来的计划都有她,现如今这样......

        苏燕礼痛苦的双手捂住脸,有泪水从指缝中留下,老天爷为什么会这么对他,那天他为什么要去找她去逛花灯?都是他的错,都是他没用!

        苏夫人蹲下身,抱住儿子,像小时候那样轻拍他的后背,安慰道:

        “哭出来吧,孩子,不用顾忌那么多,这里只有爹娘,哭完之后,咱们就振作起来,往后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很快,萧苏两家退亲的事情就传了出来,两家很有默契的将原因归结于护国寺大师的卦象上,说是两人命格犯冲。

        当然,没人相信这个原因,两家也不是小门小户,当初定亲的时候难道没有算过命吗?怎么会都快成亲了,又算出犯冲的命格来。

        然而,不管怎么打听,两家都是这句话,甚至还互相为对方说好话,表示没能和对方结亲,自家很是遗憾。

        退亲退的这样和谐的也是少见,越是如此,大伙心中越是抓耳挠腮,很想打破砂锅问到底!

        徐墨其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得一蹦三尺高,多拜拜菩萨果然还是有用的。这不,他可是什么都没做,苏家自己就识趣的去退亲,这可不算违背他当初的承诺。

        徐令安看着儿子傻乐的样子很是无语,不知道这臭小子有什么好高兴的,好像人家退婚了,就一定会嫁给你似的。

        “父皇,你尝尝这个藕,说是今年最早的一批嫩藕,御膳房的手艺最近挺不错的,回头看看还有没有,给老程大人还有先生他们也送些过去,也是儿子做弟子的一片心意。”徐墨其不知道他爹的想法,心情很好的为其夹菜!

        徐令安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告诉他,昨天他家先生明确拒绝了自己为他提亲的事。想到这,他也给儿子夹了一块鸭肉,“尝尝这个,也不错!”

        徐墨其冲他爹开心笑道:“谢谢父皇!”

        萧然最近很忙,忙着吏部的公务,还要忙着应付各种各样前来或打探消息,或想要结亲的人。

        不仅是萧然,就是正在安心养胎的晴儿都不能静养,别人的邀请还能推辞,可人家上门做客不能将人朝外撵吧!

        好不容易送走那些人,萧容梓出来扶着娘亲坐下,又倒了一杯参茶递过去,“娘,明天咱家就闭门谢客!”要不然娘亲身体肯定受不了的。

        那些人也是没有眼色,都知道她娘亲怀有身孕,还能扯闲篇那么长时间,一点礼数都没有。

        晴儿拍拍女儿的手,“放心,娘亲心里有数!”

        她如何不明白那些人的意图,过来给女儿说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不是因为嫉妒。

        嫉妒萧然年纪轻轻就是一部尚书,当然更嫉妒的还是萧然对她的体贴,家里没有那些糟心事。虽然那些夫人话说得隐晦,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历练,她还是能听出来的。

        “就听梓儿的话,回头放出风去,就说你身体不舒服,谁来都不见!”这个时候,萧然大跨步走进来。

        一见到父亲,萧容梓便开始告状,“爹,您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过分,怎么明示暗示都没用,人家就如老僧入定似的做那不动,好讨厌!”

        萧然看向妻子,“感觉怎么样?要不要请个大夫过来看看?”

        晴儿觉得还好,就是陪着说了一下午的话有些疲惫,不过,“还是请个过来吧,回头拒绝登门的人也有借口了!”

        她才不会逞强,什么也没有孩子重要!

        这边,萧婉儿和裕王妃她们商量过折子上面的遣词造句后,便准备下差。

        她们救助部是打算明天一早就将折子递上去。本来之前裕王妃身为救助部的首官,是有上朝权利的,可后来罗大学士一见到裕王妃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嘲讽她一介妇人怎么好意思站在朝堂上的。为此,裕王爷和罗大学士在大殿上都吵了好几架,有一次差点动手打起来。

        裕王妃觉得没意思,也就渐渐不去了,直到后来这一项权利直接被收回。裕王妃到现在都还在后悔,当初就不该退这一步的,吵架怕什么,她一家三口加起来还能吵不过对方一个人?

        现在是夏天,到下差的时候,天色还是大亮,甚至太阳都还没落下去,要是平常,她们几个可能还会约着一起逛街去,但想着明天的奏折,谁也没有这个心情。

        “各位大人,救命呀!”就在这时,一个老汉跌跌撞撞的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