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手:从坐堂中医开始在线阅读 - 第043章:慢性前列腺炎

第043章:慢性前列腺炎

        这一次,由于更为仔细,张景诊脉总用时多了近两分钟。

        “可以了。”张景微微颔首。

        果然,小桂子刚把右手缩回去,就立马问道:“张医生,我到底出啥子毛病了?”

        “通过脉象来看,你的腹泻时间并不长,应该就是这两天的事儿……”

        “咦,这也能看得出来?”刚说完这句话,小桂子就忍不住打断话头问道。

        张景点了点头,继续分析脉诊结果:“你的脉左关弦滑,主肝胆有湿阻,右脉沉弦而弱,主肝郁气滞并伴有阳虚。”

        “我听不明白,能不能说得直接一点,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小桂子挠了挠头,一脸的疑惑。

        “简单来说,你的前列腺容易出现问题。”张景笃定地说。

        “不是吧?猜得这么准!你该不是和三叔故意做节子骗我又来抓药的吧。”小桂子惊呼。

        张景微微一笑:“脉诊可不是瞎猜,都有根据的。只不过,要做到准确诊断,还得加上其它望闻问三诊,四诊合参后才行。而且,我也不认识你的什么三叔。”

        小桂子一听,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怎么不认得,刚刚……”

        话刚说了一半,马上意识到有点说漏嘴了,于是,急忙把后面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紧接着,又装作突然内急,双手捂着肚子道:“不好意思,我得先去上个厕所,回头再说。”

        也没等张景回应,小桂子就自顾自地跑出了诊室。

        他确实是又有点便意了,不过,完全还能再忍忍。

        之所以急着跑出门,是想借着上厕所的机会,给黄彪打电话问问清楚。

        “喂!三叔!”小桂子坐在马桶上,语气有点急躁。

        “嗯,小桂子,已经看完病了吗?”

        黄彪此时正躲在诊所外面的角落里抽着烟,这么快就接到小桂子的电话,不禁心头一喜。

        看样子,十有八九是张景顶不住单靠把脉就诊断的压力,干脆投降不干了。

        “哪有,才刚诊完了脉,我肚子不太舒服,就先跑出来上趟厕所。”

        “哦,怎么样,是不是除了知道你拉肚子,其余一句就没蒙对?”黄彪笑嘻嘻地问。

        “三叔,您就别再耍我了,想要我再拿点中药吃,直说就好了。干嘛还合着外人一起来诓我?”小桂子再也忍不住了,气呼呼地抱怨道。

        “啥意思?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清楚。”黄彪一听这话,顿时懵了。

        “难道您跟那个张医生真不是一伙儿的?”小桂子的脑子也不禁糊涂了。

        “当然不是!你傻呀,如果我和他是同伙儿,昨天还用请你们这些亲戚来充门面对付他吗?”黄彪冷冷道。

        小桂子仔细一想也对,可还是不敢相信:“但是,那个张医生把完脉后,说得也太准了,简直一点儿都不带差的。”

        黄彪听了,先是猛地一惊,不过立即就安慰道:“别慌!他那是在套路你呢,连蒙带猜正巧碰上的。你待会了上完厕所先回诊室去,装作一副很信任他的样子,好好配合他看完诊后再付钱拿药。放心,这次还有上次的药费,回头我一起都补给你。”

        想了想,又补充了几句:“他应该会交待你很多东西不能吃,你不用管,就完全按照他说的饮食禁忌。喝完药后再来复诊,到时候记得喊上我,就能狠狠地打他脸了!”

        “好的,好的。三叔,那我先挂了。”小桂子一听,这两次的中药都不用自己掏钱,也就不再纠结了,只管配合黄彪演好这场戏就成。

        从卫生间出来后,小桂子径直回到诊室。

        刚进门就笑嘻嘻地说:“不好意思哈,张医生,我上厕所的时候,顺便问了我三叔,他说确实不认识你,是我误会你的,对不起哈!”

        “没事的。”张景淡淡一笑,接着问:“那么,现在可以继续看诊了吗?”

        “当然,当然。你的医术这么高明,必须得看。下面我该怎么配合你,请尽管说。”小桂子连连点头。

        “接下来我为你做一下舌诊,请将嘴巴张大,将舌头伸出来。”

        小桂子依言做了,不过,伸舌的动作并不标准。

        张景只好用上了压舌板,进行辅助。

        仔细看了看,舌象显示:舌质淡,苔白腻而水滑,舌下淤滞不明显。

        张景微微颔首,接着问道:“好了,你现在可以将发病的整个过程,简单述说一遍了。”

        “好的,张医生。是这样的,我几年前从老家来到鹿县打工,因为没什么文化,只能在工地上当小工。张医生,你可能不知道,干我们这行,是真苦呀!”

        “每天起早贪黑的,吃得也不好,睡的条件也差。有时候,连续干活一个月都不带休息的……”

        张景轻咳了两声,微笑着提醒道:“这位大哥,咱们只需要简单叙述病情就行。直接说什么时候开始得的病,又经过了哪些治疗,最近一次发病是什么时候,现在主要感觉哪里不舒服。呃,差不多,说说这些就可以了。”

        “噢噢噢,不好意思,我没怎么看过中医,还以为说得越多越好哩。”

        小桂子尴尬地挠了挠头,继续说道:“我这个小肚子不舒服的情况已经有三四年了,只要发病的时候,老是要小便,想憋都憋不住,撒尿的地方有时候还会痛。后来去医院看了泌尿科,做了一通检查后,说是有前列腺炎。”

        “然后医生就给开了消炎针和消炎药,还有做那个……好像叫微什么波治疗啥的。治疗一段时间后,确实也没什么症状了。但是,用不了多久,又会复发,然后又得去医院,继续检查和治疗。”

        “我把之前的检查报告单带去,医生还不干,非得开单要我重新再检查。甚至有一次,正巧碰到了同一个坐诊医生。他竟然说,病情都在发生变化,以前的检查结果不算数。”

        “张医生,你是不知道,这几年下来,前前后后,就因为这个病,花我老鼻子钱了。就在三天前,我的小肚子又开始不舒服了,可是工钱还没发,暂时还不敢去医院。听工友推荐说黄主任看病医术高明,才想要来试一试看看中医的。”

        “不过昨天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闹起肚子来,刚刚黄主任说,你最擅长看拉肚子的毛病,让我先找你看看,治好了拉肚子再说。”

        “嗯,可以了。”张景微笑着点了点头。

        关于他和黄彪的关系,虽然从表面上看,这番话基本说得通。

        但是,仔细一想,根本经不起推敲。

        当然了,张景认定小桂子在说谎,还有一个最直接的证据。

        因为,就在小桂子借故上厕所的时候,桂翠匆匆打来电话。

        告诉他,小桂子是昨天黄彪请来的托儿。

        让张景务必小心提防。

        wap.

        /129/129571/31070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