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手:从坐堂中医开始在线阅读 - 第052章:医患交锋

第052章:医患交锋

        黄彪一听这话,双眼顿时放光。

        右手拍案而起,一脸兴奋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阳气大亏则中气下陷,固-摄无权。加上一点活血药的作用,可不就下血不止了嘛!”

        “没错,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最大。不过,要弄清真正的原因,还得再复诊一次。”张景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行行行!我现在就去喊他们进来,张医生,你就在我的位子上坐着,帮我给她好好诊断一下。我是当事人,说什么话他们都会觉得我是在找借口。你看行吗?”

        黄彪紧张地看着张景,生怕他不答应。

        毕竟这可是个烫手的山芋,换位思考一下,他肯定是不会随便接手的。

        没想到的是,张景连想都没想,立马点了点头:“好啊,黄主任,您就请他们进来吧。”

        黄彪心里的石头顿时减掉一半,不管张景最终看诊的结果如何,总算是成功把他一起拉下了水。

        这样一来,到时马老板要问责的话,张景也脱不了干系。也就是说,自己被开除的可能性会变得小很多。

        一念至此,黄彪乐颠颠地快步走出了诊室,来到大厅患者和家属身旁,躬下身。

        面带微笑道:“两位,我们的张医生想请你们再去复诊一下,你们可别小看了他,张医生师从经方派大师,医术很高明的,远非我所能相比。”

        鸭舌帽男子显然不相信:“你可别再忽悠了,他那么年轻,看起来像个中医学徒还差不多。你都把我们害成这样了,还想继续把我们往火坑里推呀!”

        黄彪没料到他会这么排斥,正不知该如何劝说之时,突然看见了站在一旁的桂翠。

        灵机一动,于是继续说道:“我晓得,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的。不过,你可以问问我们中药房的桂药师,让她说说看,张医生的医术到底行不行。”

        桂翠愣了一愣,怎么还把自己给捎进来了。

        本来,由于她对黄彪为人素来不屑,以及两人最近屡屡闹矛盾。

        如今黄彪遭遇医疗纠纷了,虽然她还不至于幸灾乐祸,但是也绝对达不到以德报怨,想要主动出手相助的境界。

        只不过,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故意设个了语言陷阱让她往里面跳。

        这可是涉及到自己男神医术声誉的问题,桂翠可不能拿不清楚来搪塞。

        想到这里,桂翠立刻一本正经地回答说:“黄主任说得没错,我们诊所就数张医生的医术最高明,很多患者都是只吃一回药,只治疗一次就痊愈了。”

        原本,她这话也算实事求是了,可在不了解的人听来,这未免牛皮吹得太大了些。

        鸭舌帽男子嘲讽道:“哟,真看不出,你们这家小小的诊所里,还藏着位小神医嘛。说实话,本来还不打算看的,被你这么一说,我们还真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如果发现你们合着伙来骗人的话,不好意思,我们肯定要去卫生局投诉你们,然后再找你们索要赔偿,也免得以后还有其他人再来上当受骗!”

        听这说话的架式,言下之意应该是,如果治不好他老婆的病,会直接告到诊所关门大吉为止!

        黄彪和桂翠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

        特别是黄彪,毕竟都是他挑起来的事儿,如果因为这次医疗纠纷,导致明德堂关张的话,他还真是挺愧疚的。

        毕竟这两年多以来,老板马惠对他可不薄。

        人都是有感情的,他虽然有点儿自私,但以怨报德的事,还真的干不出来!

        而且,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他这个方子里每剂都加了40克“五爪龙”,也就是总共七副药,凭空多收了人家280块钱。

        到时卫生局专家拿着没吃完的中药一鉴定,很容易就发现其中的猫腻。

        一念至此,黄彪立刻郑重道:“这位先生,首先我承认发生今天这种事,我肯定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最终确定你爱人的大出血,主要是由于我开的药方所致,我一定甘愿受罚。”

        “到时需要多少赔偿我都接受,甚至于判定为医疗事故要吊销我的医师执照,我也绝无怨言。”

        “只是,有一点我想请求你们。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因我而起,完全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与张医生以及诊所都毫无关系。请不要连累到他们,谢谢!”

        说完后,黄彪竟然还对着他们鞠了一躬。

        此举让在场的几个人都惊呆了!

        尤其是桂翠,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那个整天倚老卖老,趾高气扬的‘五爪龙’吗?

        难道真的被张景施了“魔法”?

        如此的反常,“太阳从西边出来”这句话都不足以形容,简直该说“打北边来了个太阳”还差不多!

        见黄彪一个白发老头把话说得这么情真意切,鸭舌帽男子毕竟心肠比较硬,倒还能顶得住。

        坐在一旁的头巾妇人,却突然眼圈一红,轻轻晃了晃丈夫的胳膊,尽可能地大声道:“要不,就算了吧。”

        听到妻子的话,鸭舌帽男子不禁也有点动摇了。

        不过,最终理性战胜了感性。

        梗着脖子道:“就这么算了哪能行,先找那位张医生看看再说吧。”

        目送两位走向内科诊室的背影,桂翠和黄彪不约而同地长长舒了口气。

        张景看见两人走了进来,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招呼道:“两位请坐。”

        鸭舌帽男子先扶着妻子,慢慢坐到诊桌对面的椅子上。

        随后,自己也找来一条圆凳紧挨着坐下。

        “大姐你好,我已经问过黄主任,知道了你这次发病的基本情况。请暂时不要开口说话,现在,先让我给你诊诊脉吧。”张景淡定地说道。

        头巾妇人顺从地点了点头,鸭舌帽男子却是一脸的疑惑。

        “好的,请将左手放上来,手心朝上。”

        话音刚落,鸭舌帽男子站起身来,帮着妻子将手腕置于脉诊之上。

        只见张景伸出右手食中环三指,轻轻放在头巾妇人的寸关尺三部脉上。

        然后微闭双眼,开始慢慢体会指下感觉。

        诊完左手,再继续诊右手。

        张景心中默念:双手各部,轻取无有,中取极细而软,重按则若有若无,应为微细脉无疑了。

        此脉多见于阴阳两亏之证。

        “这位大姐,请张开嘴,并将舌头尽量伸长。”

        张景继续进行舌诊。

        得到的结果是:舌质淡,舌边有齿痕,苔薄白,舌下淤滞i度。

        “可以了。”张景点了点头,示意头巾妇人可以将舌头缩回去,同时闭上嘴巴。

        鸭舌帽男子再也憋不住了,呛声道:“小医生,装模作样捣鼓了半天,现在能开口讲话了吗?”

        wap.

        /129/129571/31176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