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手:从坐堂中医开始在线阅读 - 第054章:女子崩漏黄土汤

第054章:女子崩漏黄土汤

        张景胸有成竹道:“黄主任,可以了,都已经诊断清楚。小翠,先给我拿一份新病历本,我去诊室写下病案。”

        “还有,小翠,你去附近买个煎药的设备。就是我们在饭店吃小火锅用的迷你瓦斯炉,再加一个陶瓷药罐。”

        “要这些干嘛?我们不是有煎药机吗?”桂翠递给他一本门诊病历后,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我先只开一剂药,煎药机应该煎不了吧,况且,传统煎煮中药的方法,疗效会更好。”张景解释道。

        “哦哦哦。”桂翠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说:“好的好的,我这就骑电瓶车去。前几天我看见前面的菜场,就有卖这两种东西的,十分钟之内肯定能买回来。”

        说完话后,便风风火火地出发了。

        张景拿着病历本快速回到自己的诊室,黄彪也紧跟其后。

        刚进门,黄彪就忍不住问道:“张医生,真的只用开一副药就行吗?而且现场煎药,当时就服下,万一效果不好,怎么办?”

        “黄主任,我们做医生的,一定要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如果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那么患者还怎么能够相信你呢?”张景眉头微皱。

        “别误会,张医生,我不是怀疑你的医术。只不过,这件事都因我而起,不管怎么说,都不应该连累到你。”黄彪急忙解释道。

        看到黄彪一脸的真诚,张景知道这话确实发自肺腑。

        于是郑重说道:“黄主任,时间有点紧,我来先开好处方。小翠出去了,就麻烦您按照方子去中药房抓下药,我来把病历写好,可以吗?”

        黄彪一听,连忙点头如捣蒜:“当然,当然,我可以的,可以的。”

        张景微微颔首,开始在处方笺上书写起来。

        生甘草15克,生地黄15克,生白术15克,炮附子15克,阿胶15克(烊化),黄芩15克,灶中黄土40克(布包煎)一剂。

        上七味,以水1000毫升,煮取300毫升,分温二服。

        开好后,立即交给黄彪:“黄主任,那就辛苦您了。”

        黄彪粗略一看,紧皱眉头问道:“这是黄土汤我认识,可是附子有毒啊,你还用了15克这么大的量,目前又是个医疗纠纷的患者。张医生,你就一点儿都不担心,万一有个偏差,直接升级成医疗事故了吗?”

        张景也皱了皱眉,正色道:“黄主任,讨论病案和处方的事就暂时往后推推吧,作为一名医生,我觉得不能只顾着保全自己。”

        其实他很想当面给黄彪上一堂“医德”教育课,但毕竟面对的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前辈,说得太直接未免太伤人自尊了。

        于是,张景决定引用《大医精诚》上面的一段话来委婉劝诫。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黄彪一听,立刻捧着处方,羞愧地转身快步离去。

        张景当然也知道,黄彪其实也是在替他担心。

        可是,作为一名工作了近四十年的老中医,竟也畏附子如虎狼,实在令人汗颜!

        定了定心后,张景开始认真书写病历。

        患者,女,38岁,崩漏一天来诊,因月经不调,前医予以桃红四物汤七剂(其中桃仁6克,红花3克),昨日适月经来潮,食用数只大闸蟹后,出现小腹疼痛,月经血量极多,今天上午已在医院输液对症治疗。平素冬天怕冷明显,常食寒凉之品。

        刻下:神疲懒言,语声低微,畏寒明显,纳差,大便偏稀,查:舌质淡,舌边有齿痕,苔薄白,舌下淤滞i度,脉微细。

        诊断:少阴太阴合病(气血两亏证)

        处方:黄土汤(原方三分之一剂量)

        写完病历后,张景便来到诊所候诊大厅。

        此时,黄彪提着一个中药包,正从药房走出来。

        “黄主任,都抓好啦?”张景问。

        “嗯嗯嗯,我都仔细核对过三遍了,不会有错的。”黄彪连忙答道。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张医生,我看你的处方上附子没有注明先煎,应该是不小心漏标了吧,我也给单独包出来了。”

        张景微微摇了摇头,看来,不给他普及一下附子的用法是不行了。

        于是缓缓说道:“黄主任,您一直不用附子,可能对于其毒性作用不是很了解。我跟师学习的时候,见过老师经常使用附子,当然了,除了特殊情况非生附子不可外,一般都是用的炮附子。”

        “我们都知道,生附子中含有大量乌-头碱的成分,对于人体的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都可能造成毒性作用。严重者,甚至可以导致死亡的后果。所以,临床在使用生附子的时候,需要先煎一个小时以上,以尽量减少其毒性。”

        “但是,经过规范炮制过的附片,也就是我们药房里的炮附片,用起来非常安全,只要剂量不是特别巨大,几乎不存在任何毒性反应。关于这一点,我是有绝对把握的。”

        “哦,原来是这样,受教了受教了!”黄彪连连点头,看来这回是真的听进去了。

        就在此时,两人听到外面传来电动车的提示音:

        “请检查爱车是否已上锁。”

        “嘀~爱车已上锁。欢迎下次使用。”

        抬眼一看,是桂翠回来了,正对着里面招手呢。

        张景和黄彪连忙双双迎了上去,从电动车上分别取下瓦斯炉和药罐,一人拿了一个。

        “速度挺快的嘛,小翠,药才刚抓好你就回来了,这可还没到十分钟呢。”黄彪夸赞道。

        “那必须的,知道你们等得着急,我都是全速前进的。”桂翠一边摘下头盔,一边自豪地说。

        张景可没闲功夫跟她寒暄,拿着药罐急步来到洗水池,接了小半罐自来水。

        黄彪会意,连忙放下瓦斯炉,也跟了过来,将中药递到张景手中。

        张景打开药包,将里面需要烊化的一味阿胶挑了出来。

        至于剩余的药,包括炮附片在内,一股脑儿地全部倒进了药罐里。

        紧接着,张景端起药罐,对着黄彪说:“黄主任,麻烦您把瓦斯炉拿到煎药室,找个合适的位置放好,现在就开始煎药。”

        黄彪有些纳闷,忍不住问道:“不需要先浸泡半小时吗?”

        “事急从权,时间如果太久,患者和家属该等着急了。而且,我估计患者在医院输的止血针,管不了太久。很有可能,等下又会出现崩漏情况。”张景一脸严肃地说道。

        听了这话后,黄彪不敢再有丝毫耽搁,急忙安置瓦斯炉去了。

        /129/129571/31195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