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国手:从坐堂中医开始在线阅读 - 第057章:圆满化解纠纷

第057章:圆满化解纠纷

        头巾妇人又准备使出掐人大法。

        不过,这一次,被鸭舌帽男子躲开了。

        见没能得手,头巾妇人嘴上可不饶他:“死鬼!我看你天天做生意,都掉到钱眼儿里了吧!医生好心好意给我治病,竟然还讹上人家了,你不怕遭报应啊!”

        “这位大姐,可不能这么说。我也赞同大哥的意见,主要责任确实在我们诊所。也不知道你们输液总共花费了多少钱,要不我就自作主张,再赔偿你们一千块钱,剩余的就当作营养费了如何?”

        患者及家属都还没有表态,黄彪这时拿着保温杯走了进来,连叫了两个好字。

        紧接着又一本正经地说:“马老板的这个决定我非常赞成,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所有因这件事产生的费用,必须从我的工资里扣。”

        马惠一听,顿时不干了:“黄主任,这怎么能行,按照行规,都是应该单位承担的,再说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黄彪一脸严肃,斩钉截铁道:“今天,当着患者及家属,还有张医生的面,我在此郑重表态。如果老板不接受我的这个要求,那么,明天我就辞职不干了。”

        马惠先是一愣,不过立马反应过来,这的确是个以退为进的好办法。

        否则的话,患者拒不接受赔偿,心里还真是挺过意不去的。

        鸭舌帽男子夫妇显然也没料到,黄彪竟然会唱这么一出。

        现在不是他们要不要推辞的问题,看这架式,如果执意不拿这个钱的话,怕是真可能把人家老医生的工作都给弄丢了。

        所以,权衡再三,他们只好默认。

        一旁的张景则是在想,黄彪这一天的转变实在太大,别说桂翠感到好奇了,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都很默契地没有再说话。

        似乎都在担心,谁先开口会打破某种平衡似的。

        直到门口传来脚步声,桂翠手里提着一小袋中药过来了。

        她看见诊室里大家都呆立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不禁打趣道:“你们这是在玩‘木头人’的游戏吗?”

        张景淡淡一笑,对着桂翠说:“小翠,药抓好啦,阿胶单独分出来了吧?”

        “有的有的,我都另外用个小布袋子装在一边了,而且每天一份都分得好好的。”桂翠赶紧说道。

        这时候,马惠也开口说话了:“小翠,你再去门诊系统上查一下,看看这位大姐上次的中药费和挂号费一共多少钱,另外,再多加一千块钱,都从备用金里拿过来给我。”

        桂翠会意,将中药往鸭舌帽男子手里一塞后,便急匆匆地又跑走了。

        她手脚素来麻利,不到两分钟,便拿着一沓钞票回来了。

        “大姐,我算过了,总共是一千三百七十四块五毛,都在这里。”

        马惠接过钱后,又双手递到头巾妇人跟前。

        “这位大姐,请查查数,看看对不对。”

        头巾妇人急忙站起身来,搓了搓手,很不好意思地说道:“这……这……嗨!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吧。你们都是好人,医生更是好医生,我回去一定给你们好好传传名。”

        “那我就代表诊所,先谢谢谢你了。”马惠也客气地回了一句。

        鸭舌帽男子紧跟着站起身来,一手拿着保温杯,一手提着中药,正准备跟妻子一起告辞时。

        突然想起来,这个保温杯根本不是自己的。

        于是转过身问道:“黄主任,这个杯子是你刚刚买的吧,多少钱,我来付给你。”

        “不用不用,就小店随手拿的一个破杯子,不值几个钱。”黄彪连连摆手推辞。

        “咱们一码归一码,这种便宜我绝对不能占。要不我们一起去超市看看,到底多少钱。”鸭舌帽男子倒是挺轴的一个人。

        黄彪一听,实在不想再横生枝节,只好赶紧往少了说:“行吧,看得出你是个讲究人。真不贵,就18块钱。”

        “好的。”鸭舌帽男子一边说着,一边从妻子的手中抽出几张零钞,交到黄彪手中。

        然后对着大家一鞠躬:“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我老婆说得对,你们都是好人,之前是我误会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原本就是想着找你们评理的,也做好了闹上一闹的准备。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等着吧,你们诊所一定会火爆全鹿县的,我会对每个买我家大闸蟹的顾客,替你们好好宣传宣传。”

        马惠、黄彪以及桂翠三人,都纷纷致谢。

        只有张景,突然严肃地说了句:“这位大哥,宣传我们诊所并不重要,我觉得你倒是应该特别提醒一下顾客,尤其是平时冬天怕冷明显的,务必要少吃大闸蟹。实在想吃,也一定要配上姜茶或者黄酒驱驱寒。”

        “对对对!”鸭舌帽男子连连点头:“张医生提醒得很对,可不能再犯我这种错误了。”

        大家听了,两两相视一笑。

        也算是一笑泯恩仇吧。

        送走了患者及家属后,马惠立即下了一道命令:召开紧急会议。

        四人一前一后来到二楼办公室,马惠从手提包中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这个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好像缺了一个王森。

        于是转过身问桂翠:“小翠,今天下午王森没在上班吗?”

        “应该在的呀,中午我们还一起吃的饭呢,是张医生请的客。”桂翠脸上也有点懵。

        “诊所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喊他?还有,我们刚路过推拿室的时候,咋没见他?”马惠连着发问。

        张景想了想,说道:“是我没让通知王医生的,他身材太魁梧,我担心患者家属见了,会引发不必要的误会。这个时候,王医生应该在里间的针灸室学习捻艾绒。要不,还是我去喊他吧。”

        马惠赞许地点了点头:“小景,你考虑得很周到,快去吧。”

        于是,张景穿过推拿室,径直来到针灸室的门口。

        “咚咚咚……”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王森熟悉的声音。

        看见原来是张景,王森连忙站起身来,指了指不锈钢弯盘中,十几个大小不一的艾团。

        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秃头:“张医生,你看,我练习快一下午了,就捻成这么几个玩意儿。”

        张景微微颔首:“已经很不错了,王医生,有你这股子劲,肯定很快就会完全掌握温针灸的窍门。不过,现在得暂停一下,大家都在办公室里等着我们开会呢。”

        “又开会?”王森一愣,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不是昨天才开过吗?大姐这是开会开上瘾了?”

        wap.

        /129/129571/31269364.html